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楼诚】回头却不是从前(伪山东卷作文)

ooc,如有雷同纯属巧合,我把大哥年轻化了几岁,以下是正文

@楼诚深夜60分

“明外长,你对今年的外交新政策有什么看法。”
面对记者们探出来的话筒,外交部部长明楼感觉有些疲惫,但作为部长,他耐心的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被安保人员簇拥着上车,明楼才敢卸下镜头前的伪装,露出疲惫的神情,秘书递过来保温杯,杯子里是明楼一贯爱喝的热茶:“部长,还好吗?”
年轻姑娘带着满脸的关切,明楼微笑:“没事,就是年纪大了,精神头跟不上了,想当年我年轻的时候……”
突然间停住话头,秘书不知如何接下去:“部长,去机场吗?”
“嗯,我去上海几天,没什么大事就不要来找我。”明楼不太愿意给别人带来不好的情绪。
明楼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因为工作调动迁居帝都,但每年清明的时候都会雷打不动的回上海,去拜祭家人。
上海下着绵绵细雨,四月初还是有点冷,明楼在西装外面套了呢子大衣,他撑起雨伞,慢慢的走着。
清明时节是吃青团的时候,买青团的店铺门口排起了长队,明楼在队伍中等待,微笑着听年轻人们叽叽喳喳。
人们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个老人是在任的外交部部长。
拿到热气腾腾的青团,明楼拦下出租车,前往郊外的墓地。
明家的坟在半山腰上,雨润山石,路有点滑,明楼便收起雨伞,当做拐杖,慢慢的向上爬。
“姐,我回来了。”明楼蹲坐在墓碑前,明镜还是那么的年轻,眉眼带笑的望着早已华发的弟弟。
“姐,现在的中国发展的越来越好,我当了外交官,呵,现在都是部长了,虽然干的还是嘴皮上的工作,但腰板硬了,有底气了。不过,这深大成家的青团,还是我小时候的味道。”明楼拆开盒子,自己拿了一颗青团吃。
对于王天风是自己未过门的姐夫这件事,明楼嘴上有怨言,但心里是没想法的。明镜喜欢他,他纵使是个疯子,但也是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明楼尊重这样的人。
“疯子,和我姐在一起,你就别想喝酒抽烟了,给你青团吃你就知足吧。”
当年在小祠堂,明楼向明镜坦白了死间计划的全部内容,一直行事稳重的明镜哭的像个迷路的孩子,不仅是心疼明台受得伤痛,也心疼于曼丽为了整个计划和明台生离死别,更是心疼王天风死在明台的刀片下。
明镜做主,把于曼丽和明台的衣服以夫妻的名义合葬,到后来明台去世,明楼费了一番周折把他俩真正的合葬了。
在火车站临别之际,明镜求自己的弟弟把她和王天风葬在一起。头七那天,明楼把父亲早年埋下的女儿红挖出来,倾倒在坟头,就把那天当做明镜出嫁的日子。
“明台,我这个秘书像极了曼丽,不过年轻嘛,行事有点莽撞,像你,也有人想让我换掉,你大哥我才不要,看看她,有种你和曼丽在一起了很多年的感觉,想法不可思议,但大哥孤身一人,也就剩下这么点念想了。”
“阿诚,我来了。”
抗战胜利前夕,明诚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身负重伤,两个阵营的人拼了命的找药品和医生,但最终还是没有抢救回明诚的性命。
明楼没有大哭,他面无表情的看着别人把明诚安葬,直到深夜,偌大的明公馆里,他抱着全家福默默的流泪:“大姐,阿诚,明台,你们都走了,剩下我一个人了。”
明诚的墓碑上,落款写的是兄明楼,没有人知道,为上海的和平稳定立下汗马功劳的眼镜蛇和青瓷,是一对亦兄亦友的爱人。
双方都想让明楼继续做下去,明楼却罕见的使性子,甚至以死相逼,要金盆洗手,去法国做一个纯粹的学者。上级只得同意明楼的请求。
明楼的行李很少,几件换洗的衣物,再有就是家园和全家福。他在巴黎大学寻了个教授的职位,每天给学生们上上课,日子过得十分清闲。
他也终于找到了画里的那个住所,湖畔旁,树林边。他找工人安装了一个秋千,午后闲暇时间,明楼喜欢坐在秋千上,一边荡,一边回想以前的故事。
改革开放后,国家算的上是百废待兴,急需外交工作者,蜗居巴黎的明楼是首选,来了一波波的人劝明楼出山。
国内的事情他有所耳闻,所以他不太愿意回国,直到有人带来照片,照片里明家的坟墓安然无恙,明楼才肯动身返乡。
嘴上说着不愿意,回国之后却立刻投入了外交工作,八面玲珑嘴炮毒舌噎死你的明长官,不,明处长回来了,翻看原文,熟练的和驻华大使交流。
1982年,中日建交十周年,明楼负责安排来访人员的行程,有个日本官员通晓中国文化,很想见一见黄鹤楼的美景,请示过上级领导后,着手安排前往武汉。
十周年的行程过后,明楼因为优秀的表现又升职了,组织上关心他晚年的生活,想要给他介绍对象,被明楼以各种方式拒绝了——我的爱人死在抗日战场上,弱水三千,我明楼只取一瓢饮。
明楼工作上勤勤恳恳,每年清明时,若没有重大事件,办公室是找不到他的身影。大家都知道,明家满门忠烈,明楼的姐姐姐夫,明楼的爱人,明楼的弟弟,明楼的弟弟和弟媳,全都献身于抗日事业。当时的部长特批明楼多几天假期,以便于回家祭祖。
明台去世,明楼把他和于曼丽真正的合葬,这时候大家才明白明家为了战争的胜利,为了新中国付出了多么惨痛的代价,明白明楼明诚之间的爱情。
按说到了退休的年纪,明楼的体检显示他还可以坚持下去,于是他再一次升职,成为了新一任的外交部部长,负责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申办工作。
工作暂时告一段落之后,明楼终于有时间来见家人,他坐了一会,起身离开。
没走几步,他突然间回头,仿佛看见阿诚微笑着喊大哥,明台和于曼丽为了新衣服吵闹,明镜笑着捶王天风胸口。眼泪顺着皱纹往下流,这都是回不去的从前,明楼擦干眼泪,坚定的离开墓地,因为还有更美好的未来。
2001年,明楼带团参加最后的投票,从原来的刀光剑影到如今的海晏河清,明楼面对记者们的镜头,笑的坦然。
当萨马兰奇宣布最后结果的时候,周边的人激动的拥抱在一起,明楼一脸轻松的跟别人打招呼,接受别国的祝福。
这事办完了,明楼退休,回到了上海,住进顶尖的疗养院,真正的安享晚年。
年事已高,明楼最终没有撑到北京奥运会举办的那年,很自然的离世了。
明楼的家人已经不在了,那个长得像于曼丽的秘书帮明楼办了后事,把他和阿诚葬在了一起。
至此,江湖再无眼镜蛇与青瓷。

评论 ( 2 )
热度 ( 14 )

© 李靓蕾Jingle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