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岁月的意义】

【楼诚衍生】岁月的意义

午后暖暖的阳光洒在人身上,舒服的让人产生睡意。刚刚睡醒的庄恕父亲听到收拾行李的声音,清了清嗓子:“小恕,你过来一下。”
因为庄父做完阑尾切除手术没多久,庄恕以为父亲的身体不舒服,飞快的跑到父亲的房间,言语中还听到剧烈运动后的呼吸声:“daddy,发生什么事了?”“我没事,就是你快回国了,我突然间有点舍不得你,想和你说说话。”庄父让庄恕帮他垫高枕头,庄恕不擅长表达情感,对于养父这样的关心,他感到无所适从,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房间里一下子陷入了尴尬的沉默。
庄父对庄恕之前的经历多少有耳闻,所以他尽力做好一个父亲该做的,不奢求庄恕能给什么回应,能相对健康的长大,庄恕现在的样子足以证明了庄父的厉害。
“这几天总是在睡觉,梦见了一些奇奇怪怪的事,对,我还梦到了你穿着中国传统服饰的样子。”庄父努力的回忆梦境,庄恕明白父亲想要调节气氛,扯出一个真诚的一字笑:“我还是个医生吗?”
“会治病救人,但获得信息的能力也很厉害。梦中的你住在一座山上,树很多,也有很多花草,对了,你养了一群鸽子,你还在山顶上舞剑。”庄父按着回忆,比划动作,吓得庄恕按住了父亲的手:“daddy,你说就行,挣开伤口不好。”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小恕。一场大火,把天空都烧红了,鲜血染红了雪地,具体什么样子我记不清了,大约是个古代的战场。一个浓眉大眼的将军为这个事情到处奔走。后来你也卷进来,帮那个将军澄清了事实,但边境又起战事,你替将军上了战场。”
“听起来是个悲剧。”庄恕心里还是很珍惜亲子时光的。
庄父继续慢慢的讲故事:“不能算是悲剧吧,你和那个将军在一起了。”
“什么?daddy你是多希望我有另一半,连梦里都不放过。”
“将军成了皇帝,操劳的事多了,心力交瘁,早早的去世了。故事进行到这,视角换到我这里了,我看着将军的后代们,有的在朝堂上勾心斗角争权夺利,有的在边疆奋勇杀敌,我原先是不参与权利斗争的,但为了已经去世的皇帝,我还是下手了。”庄父说了好长时间,有点渴,庄恕端来温度正好的水,耐心的帮父亲喝下去。
越说越兴奋,庄父让庄恕拿来素描本,一点点勾勒出那个浓眉大眼将军的画像,这对于一个需要画报告图的优秀外科医生来说不算什么。庄恕一边修改画像的细节,一边听父亲继续讲故事。
“第二段故事和第一段故事之间差了上千年,差不多是一九三几年的样子我在一个城市当银行的行长,你在另一个城市里当间谍,那个将军成了你收养的弟弟,却因为一些事情,你们两个人又成为了爱人。我有了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小儿子和将军长得一模一样,后来和一个和你特别像的军人携手终生了。你和你弟弟出国了,在一个湖泊旁边定居了。”
“第三段故事发生在现代,你是一个医生,有着严重的胃病,你追求的事业让很多人不能理解。将军在这里是一位警察,冲自己开枪,进了医院,你作为院长,率先去抢救他,接下来的故事……”
庄恕无奈的耸肩:“我和警察在一起了。”
“哎,老年人总是爱做梦,小恕啊,我知道你这次回国是为了什么,我支持你的决定,可我也是个父亲,我希望你能解开心结。”
“好。”
手术的伤口很小,卧床休息几天就能恢复的不错,但庄恕不太放心,上飞机前还不忘告知保姆各种注意事项。他甚至觉得,除了事业,养父是他和这个世界唯一的牵挂。
嘉林的天气潮湿而闷热,空气中还掺杂着汽车尾气的味道,刚到医院的庄恕来不及换上白袍,在大厅里抢救了一位病人。医院里永远都是吵吵闹闹,一刻不停的上演生死离别,让人倍加珍惜现在的时间。
一步步收集证据,逼得傅院长承认了当年栽赃庄恕生母的事实,天台上傅院长鞠躬道歉,庄恕内心一片麻木,人死不能复生,母亲要怎样补偿。
在办公室里呆呆的坐着,庄恕没有听到敲门的声音,直到护士站通过内线电话,条件反射使得身体动起来,在奔跑的路上,他反应过来有病人需要急救。
护士推着一个血淋淋的人进抢救室,后面还跟着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生,护士们连接各种仪器,趁这个机会,他检查了女生的伤势:“没事,就是皮外伤,休息几天就好。”女生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医生……拜托你救救师父……”
庄恕习惯了中国社会这样的情景,他让护士带走女生,自己转身去检查伤者的伤势。
男性,枪伤,右腹部,子弹还留在体内,庄恕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手术方案,之前送血样去检测的护士拿来了结果,还好A型RH阳性。他快速下各种指示,整个急诊忙却不乱。
他在刷手间刷手时,小护士在广播里喊话:“庄医生,院里的A型血不够了,邻近的几家医院也不够你说的用量。”不知怎的,一向稳重的小护士带着哭腔,他在思索怎样调整手术方案,扬帆的声音从广播里传来:“庄恕,你放心去做手术,供血的问题我来解决。”当年扬帆在庄恕生母的案子里的角色是洗不白了,他却还在坚守着一个医者的道德底线。
“好,院长。”
失血量很大,这位伤者的血液几乎被换了个遍,手术过程中庄恕来不及思考扬帆怎么在短时间内搞到那么多血的,机械的处理伤口,止血钳夹着弯针进进出出,努力的把破碎的组织缝合。
关腹,伤者生命体征平稳,手术室里的人全都送了一口气,麻醉师伸了个懒腰:“好歹救过来了。”巡回护手清点器械,那沾满血的纱布在庄恕看来很是刺眼,还好,人活了。
手术室门口站满了警察,刚才那个小女生挂着点滴坐在椅子上等待消息,一贯风流倜傥十分注重形象的扬帆院长坐在地上,头发散了,领带松了,胸口剧烈的起伏着。见庄恕出来,所有人七嘴八舌的打探情况,庄恕平和的说:“手术顺利,伤者需要在手术室里再呆一会,麻醉醒了就进ICU。”
警衔最高的那个汉子一瞬间眼眶湿润了:“三儿没事就行。”
小女生又是哭的梨花带雨,庄恕走过去安慰她:“虽然你受伤不严重,但还是要休息。”小女生的教养不错,这种情况下还记得跟医生说谢谢。
换下汗湿的衣服,洗了个热水澡,庄恕恢复了经历,作为主刀医生,他还是要去巡视一下伤者的情况。
伤者的身上插满了管子,ICU的护士递上病历,庄恕轻声念:“季白,男,34岁,枪伤入院。”他走近监视器观察具体的指标,记录在病历上,转身之后却移不开眼睛,因为季白和他画的那副素描真的是太像了。直到护士提醒庄恕,他回过神来抱歉的笑。
因为养父的梦境,庄恕破天荒的去跟护士站的小护士们套近乎来打听季白的情况,小护士们叽叽喳喳说了一堆,总结下来是这样的:季白,红3,是霖市刑警队的队长,积累了不少战功,受伤的原因是在追捕跨国fan醉集团的时候被头目打中了。
在季白昏迷的时候,来了不知道多少波人探病,都被庄恕合情合理的挡在门外。白天上班,庄恕诊断各种病人,晚上下班,庄恕按照季白的样子修改素描画。
季白醒过来的时候,庄恕恰好查房,恢复精神的眼睛示意医生取下仪器。庄恕轻轻的拿下呼吸机,用棉棒沾湿了季白干裂的嘴唇:“你最近不要大量的喝水。”
“谢谢你,医生。”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像是雨水,滋润了庄恕一直干涸的心田。庄恕笑出了褶子:“不用客气。”
虽然医闹不少,庄恕在国内听到最多的话语恐怕就是谢谢医生了。是因为父亲的梦吗而觉得这句话很心动?不单单是这样吧。或许是听到护士们口中季白的英勇事迹而感动?也有一点。
愿意再次接纳世间的一切事物,庄恕愿意改变的原因,因为季白。
转进普通病房,这可没办法阻挡来探病的人了,一波一波,季白总是得体的应对各路人马,直到那天哭成泪人的小姑娘来了,季白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笑容,不出意外小女生又哭了,庄恕在一旁微笑,季白则一脸无奈的抚摸小女生的头发:“师父就是师父,师父没事了。”然后小女生哭的更厉害了,嘴里一直重复着道歉的话语。
庄恕出门给这个小女生准备了一杯生理盐水,这个哭法,估计会脱水。
水端来了,人不在了,接到庄恕询问的眼神,季白解释道:“案子虽然破了,但后续还有一些报告要写,一些证据要整理,她回去工作了,等我恢复了力气,也要归队。”
“你受了伤,不能剧烈运动。”庄恕十分紧张,眉间的川字深了几分。
季白觉得现在的庄恕蜜汁像一个起皱的大白馒头,他笑了出来:“是我说的不够清楚,我自然是不能剧烈运动,但可以通过网络来跟进。”
“那也不能写太久报告!”
“那就听医生的。”
跟季白说了这么几句话,庄恕觉得很开心,表现在外表就是停不下来的微笑,护士站的小护士们默默下注:“赌一顿麻辣烫,庄大夫谈恋爱了。”
立了大功,队里给季白放了无限期的假,让他安心养伤,治疗费用公款报销,爱哭的小女生时常来探望季白,还给季白带来当季最新鲜的山竹。
又轮到庄恕来查房,季白听小女生汇报工作,庄恕想要退出去,季白说:“进来吧,庄医生,没什么不能听的。”小女生继续叽叽喳喳:“师父,赵寒恢复的比你快多了,现在能正常上班了,他领了证,等着师父你回去之后举办婚礼呢!”
小女生走了之后,季白脸上的微笑消失了,庄恕以为季白不舒服:“哪里难受?”季白摇摇头:“庄医生,不是我身体的原因,刚才许栩说要结婚的那对新人,是这次行动里受伤的另外两个人,我很自责,是我的失误让他们……”
由于输液而冰凉的手被一双温暖的手包裹住:“季白,这不是你的错,你没必要自责,你看,嫌疑人伏法,你们身体逐渐恢复健康,他们还收获了爱情,这就可以了。”庄恕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间会说这么多安慰人的话。
因为突如其来的爱情?
护士站的赌注从“庄大夫谈恋爱了”变成“什么时候庄大夫跟季警官表白”,阅人无数的护士长飘来一句话:“我赌季警官跟庄大夫告白。”
在庄恕的贴身照料下,季白渐渐恢复,可以下地行走了。趁着休班,庄恕去超市买了一袋山竹给季白。季白修长的手指拨开山竹的皮,取出果肉,分享给庄恕:“这么多,你也吃。”
“我听许栩说,你喜欢吃山竹。”庄恕随意找了个话题。
“队里开的玩笑,说我黑,但脱了衣服却比较白。”季白决定调戏一下这个大白馒头。
“我觉得你肤色很健康。”
“怎么,庄医生在手术的时候应该都看了个遍吧。”
大白馒头上了胭脂:“我在手术,没注意肤色。”
恶作剧成功的季警官在床上盒盒大笑。
扬帆疲于应对上级领导的检查,最终的处理结果是留职查看,这波事过去之后,他才想起来庄恕提过一句等把季白送走了就回美国,内线call庄恕过来。
院长表示去留随你,也算是能对你做的补偿。庄恕撕了辞呈:“我愿意留下,因为我的爱人在这里。不过我要申请几天假期。”
“理由?”
“婚假,我要带季白去见我的养父。”
“我……准了。”
季警官来找庄大夫,看见护士站的姑娘们笑坐一团,护士长面前的零食堆成了山,因为太熟了,季白开玩笑:“不怕胖?”护士长特别骄傲的说:“我凭本事赢来的,怕什么。庄大夫去查房了,你去办公室等他吧。”
阳光还是那么的灿烂,女生们的笑声让人感到生命的活力。
这时间总有人在忙忙碌碌,记得对那个ta敞开心扉,才不会让这岁月,失去了意义。

评论(11)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