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卢尔瓦回廊 第3-4章

第三章

 

2010年9月6日早晨,天空下起了小雨,空气很清新。

谢川哀坐BRT4早早到了学校,走到高二女生宿舍的那里时,她听到了学校广播里放的夏奇拉《waka waka》,爱好看球的她瞬间十分兴奋,加快了步伐,脸上充满了笑容。

她只记得waka waka,但她没有记得里面的一句英文歌词:you are the soilder choosing your battle。

入学第一天听的第一首歌就已经给她和那个他的未来做了定义,这真是命运的安排。

女孩子们陆陆续续的都来了,三个女孩穿着傻傻的迷彩服,一起走向四楼南侧的413教室。

冯东城是个很开放的老师,可以自己选择同桌,谢川哀和还算比较熟悉的李云莉,既然这样陈晓青和应朵一位,高中生活就这么开始了。

开学第一周的某一天,川哀露出了自己是利物浦球迷的周边,隔着一条过道的一个男生突然问她:“你喜欢利物浦?”川哀兴奋的转过投去:“是啊,我是利物浦球迷。”“我喜欢巴塞罗那,我觉得利物浦就是个渣渣。”

这场谈话没持续多久就结束了,川哀没在意,因为人各有所爱嘛,随后,坐在后面的战娇戳了戳她的背,示意有给她的纸条。她转过身去,坐在最角上的一个男生向她挥了挥手,告诉川哀是他给她的。

内容是什么川哀早就忘了,她还记得那个男生是用蓝黑色钢笔写的一手烂字,开头是“同学,你好,我觉得刚才那个同学说的不对……”,纸条呢,早也找不到了。

那个男生是许晨,她的那个他。

班级的各个班干部也在这一周确定了下来,班长戴安澜,团支书杨芙,生活委员王城,体育委员许晨,卫生委员尹玲玲,文艺委员谢川哀,宣传委员夏阳,学习委员张雅。

开学前半个月的一个周五,戴安澜趴在那睡觉,许晨过去跟她很亲密的样子,说了些很亲密的话,看样子是喜欢戴安澜,周围的人都在起哄,川哀坐在角落里和陈晓青应朵一起看这场好戏,她跟她俩说:“这么快,不过俩人到挺般配的。”应朵军训的时候就在戴安澜下铺,这时候说起了军训的趣事:“班长躺在床上,头发散下来,我坐在下铺还给她剪分叉呢。”

下午回家,在BRT车站等车,谢川哀看见了许晨,主动给他打招呼:“许晨。”她终于记住了白衣话唠的名字是许晨,可许晨记住了她的名字:“谢川哀,你好。”“昨天晚上几点睡的?”川哀挤着一脸坏笑。

川哀是个名副其实的女流氓。

显然许晨也不是什么正常孩子:“聊到手机没电了。我车来了,拜拜。”

“拜拜。”

为了让高一新生尽快适应住宿生活,冯东城下令,宿舍卫生少于8分,跑圈,说话被宿管记住,跑圈,总而言之,宿舍出事,就是跑圈啊。

316因宿舍纪律问题,成为了第一个受罚的宿舍。

那时候发了校服,川哀上半身穿了件白衬衫,就这么衣衫不整的去了跑到,那个杀千刀的冯东城笑的一脸淫荡,不,奸诈,不还是淫笑吧,他在一边监工。

陈晓青和应朵早就跑完了5圈,谢川哀马上跑完第三圈的时候,冯东城开口了,对陈晓青和应朵说:“你们还行,你们哀酱已经不行了。”

“老师你怎么……”陈晓青永远都是那个好奇的女孩,冯东城开怀大笑:“听你们说的。”

才三圈就让谢川哀停下了,冯东城抓紧时间教育她们,末了,川哀脑子一热:“城哥,再见!”

后来,他修改规定,女生三圈男生五圈,因为谢川哀。

 

第四章

 

    晚自习的时候,冯东城让所有人写一下自己的目标,心仪的学校,然后交给戴安澜,戴安澜再交给他。

    川哀拿出很烂很烂的信纸,咬着笔认真思考自己想要上的大学,学的专业。最终以十分不正经的方式写了一篇信件交了上去。

    她的世界很单纯,对大学的了解也就只有山大,听别人提起过山师还有济大,自己英语比较好,想学小语种,当个翻译。

     山大,山师,济大,这是高一刚入学,谢川哀给自己的目标。

     没多久就召开家长会,陈晓青和应朵走的慢,顺带着川哀也等她们一起回宿舍,就看见,冯东城黑色西装裤,天蓝色长袖衬衫外扎腰,黑色腰带,黑色皮鞋,还带着清新的洗衣粉味道。

    逆光,川哀没有看清城哥的脸,但这给她的心落上了戳,即使后来冯东城用一件件诡异的衣服刷新她的下限,酸奶蛋挞大妹子蓝色妖怪秋衣外漏运动裤配皮鞋等等一系列数也数不清的黑历史。

    又是一个返校的周末,谢川哀永远都是那个最早来的,她收拾完内务便坐在窗边看风景,应朵第二个来的,应朵正收拾衣服呢,谢川哀却看见了一个男生和一个女人在楼底下搂搂抱抱,那个男生不认识,那个女生这辈子她也忘不了,是她初中班长许诗的女朋友。川哀喜欢许诗,真的。

    尼玛许诗那么好,你敢搞外遇!我哔……谢川哀既是生气也是想借此机会搅黄他们,自己趁机上位,她接过陈晓青的电话卡,没过脑子的留给许诗打了过去,说了什么她早就忘了,简单点,就是,你女朋友跟别人跑了!

    这件事情的结局是,川哀冷静下来跟许诗在电话里道了歉,许诗原谅了她,他的恋情也黄了吧。

    中午吃饭,谢川哀吃的快,送回餐盘然后洗好自己的碗筷,等陈晓青和应朵以及隔壁宿舍315的赵彩儿。似乎是赵彩儿和16班的一个女生开战了,为了插队的事。

    赵彩儿已经道歉了,那个16班的女生不依不饶,她的朋友拉开了女生们。应朵去劝气头上的赵彩儿,而陈晓青在宿舍卧谈会中告诉谢川哀:“我得到一个八卦消息,今天跟彩儿开战的那个女生,是许晨的女朋友。”

    “那戴安澜呢?”

    “谁知道呢。”

    后来那个女生的答题卡到了川哀手里,川哀把它放在一个盒子里,还有许晨的其他女友的奇葩纪念品都在里面。

    没过多久,谢川哀的三观又被刷新了——许晨在追班里最漂亮的那个徐安琪,广播站的一个女生。

    谢川哀的中考成绩只有英语最高,117满分是120,而李云莉和戴安澜达到了119,李云莉的口语完爆谢川哀,而且她还写的一手好字,让谢川哀十分羡慕。

    她每天早上起得很晚,不洗脸不刷牙收拾好被褥去买饭,慢慢悠悠去教室,看看书,听听听力,早自习就这么过去了。

    “哀酱起的那么晚,怎么洗漱?”陈晓青很纯良的问,应朵答得更自然:“哀酱不洗漱。”

    那时候的谢川哀真的很懒,还很胖,120斤以上肯定是有了。

从高二开始,她为了心爱的人,瘦了太多太多,也变了太多太多。

单方面的改变带来的只是无尽的痛苦,这都是后话。

不着急,我们泡上一杯热茶,慢慢讲川哀的故事。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