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谭赵】【双A】Alpha何苦为难Alpha

楼诚好大一个洞:

搞笑文!清水!无肉!


58.
  赵启平自从发觉谭宗明厨艺不错后,每天下了班就往家里赶。
  生怕错过饭点。
  虽然说与谭宗明依旧处于敌对关系,但在美食诱惑下还是可以暂时签订停火协议。
  谭宗明今天打了个电话说要开个会议,会晚些回来。
  赵启平就待在房间里看闲书。
  突然电脑上传出扣扣咳嗽声。
  赵启平一看,有些奇怪,是谭宗明发的。
   屏幕上很简单的两个字:在吗?
  赵启平皱了下眉头,这不像谭宗明风格。
   谭宗明每次开场都是用一个偷笑的表情。虽然这个举动非常奇怪,但赵启平也没询问。
  况且,赵启平抬头看了下时间,现在那人应该还在开会,怎么可能会上扣扣。
  有句话说的好,世界上最了解你的人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
  赵启平对谭宗明的了解已经细致入微。
  他可以断定,有人盗了谭宗明的号。
  心中有了主意,赵启平立马回复了一个在。
  果然没多久,对方发来有关于钱财交易的话题。大致意思是最近有些紧,想借一些钱。
  赵启平顿时笑了。
  这个骗子怕是谁的钱也骗不着了。


59.
  心中自有谋略,赵启平狡黠地眨了眨眼,飞快的在键盘上打字。
  【你要钱?可是我去年借你的五十万,我还没问你要利息呢。】
  对方没有反应。
  赵启平继续输入。
  【这样吧,这次我借你十万。】
  很快,对方回复。
  【十万可以呀,打我卡上吧,我把卡号给你。】
  赵启平不由为他的单纯而感到悲哀。
  【不,我还是烧给你吧,毕竟这样你花的方便。】
  他继续乘胜追击道。
  【还有啊,谭宗明。不是我说你,你刚从局子里放出来,你别玩太过。你说你一个大男人, 偷人小孩的纸尿裤丢不丢人。对了,我家小狗旺财怀孕了,是你的。】
  刚准备发表情包,赵启平就被那人拉黑了。
  他四十五度忧伤地仰望天空。
  现在的骗子,技术不过关,心理承受能力也不行啊。


  60.
  回到家,谭宗明就看到赵启平一脸得意。
  “谭宗明,今天我可是帮了你大忙!”
  “什么?”
  谭宗明不明所以。
  赵启平把来龙去脉快速讲了一遍。还炫耀似的把聊天记录拿给谭宗明看。
  谭宗明快速上下翻阅,看着赵启平一脸求表扬的样子。
  轻咳了一声道:“表现尚可。”
  赵启平不满意这回答,不过自己也是有点小遗憾,准备的表情包都没发出去。
  “第一次见面还以为你是高冷的医生。”谭宗明道。
  赵启平叹气摇头:“第一次见面我还以为你是正经的商人。”
  “喂,手机给我。你快去烧菜。”
  赵启平躺在沙发上,伸手要手机。
  谭宗明没问,开了机递给他。
  等烧完菜出来的时候,赵启平还在捣鼓手机。
  “你账号弄回来了,不过我不高兴和你加好友。所以就这样吧。”
  “你怎么知道我密码?”
  “我猜的呀。麻烦你下次把密码改复杂点。难怪被盗。”
  赵启平笑眯眯将手机甩了过去。
  “我好像看到你有偷拍我工作的照片,你果然对我还贼心不改。”
  “虽然你厨艺好,可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
  谭宗明接过手机当着赵启平的面将那照片删除。
  “说的好。”谭宗明附和道。
  赵启平无所谓,叼着筷子的绕过谭宗明趴在桌上夹菜。


61.
  凌远和李熏然婚期的近了。
  可赵启平一直没收到凌远给的任务通知。
  直到他去问了,才明白自己不是伴郎。
   凌远没说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只是告诉赵启平。
  “如果我请了你,谭总便不乐意。如果我请了谭总,你便不乐意。所以,我两个都没请。”
  赵启平托着下巴,一针见血:“你可以请我们两个呀。”
  凌远顿时语塞。
  赵启平接下去道:“虽然我和谭宗明关系不怎么好,但也不会让院长你为难的。为了你的婚姻大事!我会牺牲自己,和他和平共处。”
  凌远掩面,小赵呀,小赵,我这是救你呀。你怎么就不懂呢。
  赵启平权当凌远默认,拍桌兴奋离去。
  凌远望着他兴奋的背影,无奈叹气。
  赵医生或许开始喜欢上谭宗明了吧。
  可是谭宗明只是包养他玩而已啊。
  凌远开始埋怨自己,要是当初没介绍他们认识该多好。


62.
  “你好。你找谁?”
  “我姓赵,我找你们谭总,你和他说,他就知道我。”
  赵启平拎着袋子站在谭宗明公司下。
  司机路过看到他,默默躲在边上。
  没一会儿,谭宗明便来了。
  “你怎么来了,有事不电话里说。”
  “院长他们给定制的伴郎服,我给带过来。你快试试,不行我就拿回去再让人改了。”
  “为什么不回家试?”
  “节约时间,而且我顺路。”
  “好。我上去试,你坐会儿。”
  “快点。”
  赵启平拿了本坐在椅子上等。
  司机悄悄拉了拉边上的姑娘,低声耳语了几句。
  姑娘眼睛瞪大,捂着嘴。
  没一会儿,全公司有空的没空的,都到楼下溜达了一圈。
  “先生,喝杯咖啡。”
  “先生,尝点饼干。”
  ……
  五分钟的时间里,赵启平受到了隆重的对待与注目。
  大家听说他是总裁的男人,都特地来巴结他混个眼熟。毕竟,枕边风什么最是管用。
  赵启平默默吃着点心,喝着咖啡,瞅着冲他微笑的O们。
  心里想的是,这公司是没A,还是各个都长得太丑,才让她们饥渴成这样。
  摸着下巴,对着玻璃窗的倒影默默欣赏起来。果然自己还是太帅了。
  “喂,Boss男人在干嘛?”
  “还用说,想我们家Boss呗。”
  众人其乐融融。
 
 
 
 
 
 

评论

热度(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