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凌李/楼诚衍生】妈,不是我不想结婚(14)

whatdidfermiparadoxsay:

《不想结婚》电梯:1+2  3+4 5 6 7 番外1 8 9 10 11 12 13


小短篇电梯:奉天承运 警犬然然 不要艾特真人


--------------------


14. 年龄差是个大问题啊




  夜凉如水。
  白月光从厚重窗帘的缝隙里钻进房间,洒在两个相拥而眠的男人身上。他们刚同居不久,被突发的案件和医院的急事所扰,这竟然是他们第一个一起入睡的夜晚。
  李熏然迷迷糊糊去了趟厕所,还是初春时节,光着脚踩在地板上还是凉飕飕的。他回到被窝里紧靠着温暖的热源,而这个人也不自觉地地把他搂得更紧。
  小勺子和大勺子。
  一起睡去,一起醒来。
  “早啊。”凌远还没睁眼,揉了揉李熏然的后脑勺,哑着嗓子说。
  李熏然嗯了一声,继续轻轻啃咬着凌远的锁骨。
  每个假期,叫醒凌院长的都不是梦想和责任,是李警官咕咕叫的肚皮。



  “中午吃完饭去一趟队里吧。”午餐的时候,凌远开口道。
  “自首?”李熏然扬扬眉打趣他。
  “你剩在警队宿舍的东西也不多了,一个箱子拉回来呗。”凌远说。
  李熏然梗了一下。
  他一直磨磨蹭蹭没搬完不是因为懒。也不是因为东西太多。他隐隐约约还是希望自己有个退路,要是真跟凌远大吵一架,他人篱下是无法继续借居,要是不搬走,还能在宿舍凑合一段时间。再者,如果是两人一起置办的房还好,现在是明晃晃住进凌远的房子里,怎么想都心里没底。
  凌远其实心如明镜,只是现在时候不到,还不能说破。更重要的是,他发现偶尔逗逗李熏然有利于自己的身心健康。
  “有那么舍不得?”见李熏然不说话,凌远笑他。
  “没有。只是……”
  “李警官啊,你知道监狱里很多犯人,不是重罪,表现良好,都会尽力争取假释或者保释的吧?政府资源是有限的……”凌远语重心长地说。
  “你怎么能拿我宿舍和监狱比啊!”李熏然不乐意地瘪嘴。
  “好好好,那就说医院。医院的床位也是一个道理,能在家疗养的,我们都鼓励出院。”
  “你们那叫鼓励啊?你把三牛哥一顿臭骂的样子我又不是没见过。”李熏然说。
  凌远本来准备放弃游说,由着他去了,还没开口,李熏然就说话了。
  “那搬完了,我下午想带你去几个地方。”李熏然提了个条件。
  凌远欣然应允。




  带走最后一小箱行李,李熏然抢着开车,一脚油门踩下去。等凌远反应过来,两人站在了一个幼儿园门口。
  “李熏然。”凌远突然拉起他的手,“不要告诉我你是来接你孩子的。”
  李熏然微微偏过头看着凌远。
  凌远没等李熏然说话,继续自言自语道,“当然我对此没有什么意见,你要是想接孩子过来一起住也可以,我对你,不会因此而改变,但是你想好怎么跟她解释我们的关系了吗……”
  “想什么呢!”李熏然盒盒大笑打断了凌远,看着那人一脸严肃,绷不住了。
  小狮子扬着头,认真地解释道,这是我以前的幼儿园。
  凌远这才认真打量起来。小小的一片天地,墙壁上有孩子们的涂鸦,玻璃展柜里放着手工课的作品。迷你的秋千和跷跷板一动不动。右边有一小块儿田地,种着小花小草。
  李警官坦白说,小时候圆滚滚的李熏然,在这块地里撒过尿,所以到现在这些农作物都还在健康生长。
  ——信了你的邪。凌远的脑子里莫名地冒出这么一句话。



  李熏然带着凌远去了他的小学和高中的学校,都在半小时的步行范围内,他声称这附近都是他罩着的,得意洋洋。李熏然靠着和门卫大爷良好的交情,塞了一包烟,耀武扬威地走了进去。小时候的教室,摔倒过的楼梯——说起来还狠狠踩了两脚——最讨厌的语文老师的办公室,罚站的走廊。他指着刚巧出现在天边的云朵,对凌远说:“我罚站的时候也见过那个!那个云底一片混乱,云顶像蘑菇一样的云,就是积雨云。我小时候就知道。”
  李熏然的初中和高中都在一个校区,放假也有学生补课,所以他们只能在校门口观望一下。李熏然拿着一根树枝,在学校外面种树的土壤上画着整个学校的平面图。
  最北边是操场,四百米一圈。他跑三千米永远是第一名。操场旁边是宿舍和食堂,他喜欢这个学校因为宿舍和食堂挨得特别近。
  “以前这一片,都是我罩着的。”小狮子在泥土上划着领地,幼稚得不行。
  还没仔细讲完,豆大的雨滴就砸了下来。一开始还是三两颗,渐渐连成线。下午四五点钟的天空暗如黑夜。
  “你看吧我说了那是积雨云吧!有积雨云就会下大雨!”李熏然得意了兴奋了。
  “厉害厉害。”凌远有点不忍心,但是还是戳了一下李熏然的脑袋。
  并没有带伞的两个人把风衣搭在头顶,快步跑向十几分钟路程开外的停车场。李熏然一边跑一边笑,最后湿漉漉地,止不住地,笑岔了气。
  凌远把风衣拧了拧,雨水哗啦啦掉了一地。等那人一直笑,他也不问,从车里拿出备用的毛巾给抽抽着的李熏然擦擦头发擦擦脸,把衣服装进塑料袋里,上了车。


  “有一天放学也是突然下了暴雨。我遇到一个姐姐没带伞,就把外套搭在她头上,跑着送她去了公交站。后来这个高二的姐姐跟我表白了,你知道我拒绝的原因是什么吗?”李熏然慢悠悠开着车,终于笑够了。
  “不热爱社会主义?”凌远随意答了一句。
  “我说,姐姐,你有点老。哈哈哈哈哈哈哈阿哈哈哈哈哈,那时候我一个初二的毛头小子懂什么呀,她后来每次见我,都想打死我吧哈哈哈哈。”李熏然又笑。
  “你这孩子。”凌远也笑。
  “没想到十几年后,我跟一个大我七岁的人,还是个男人,这么偶像言情地跑一跑。”李熏然温柔地笑,眼睛看着前方的路。
  “说谁老呢。”凌远反驳说,“现在还有机会反悔。”
  明知故问。
  “就不反悔。谁让我被爱情撞了腰。”李熏然说。
  “爱情的个子还挺高。”
  并不是热烈的一个笑话。



  一路开车到了大学,雨过天晴,李熏然拉起凌远的手,带他慢慢逛着。凌远尽力想象关于学生时代的李熏然的一切,把曾经存在于对话间的建筑,一一对上了号。
  “大学的时候怎么就过得那么快呢。中学可慢了,每一天都度日如年。”李熏然带凌远去了以前常去的咖啡店,点了一杯清茶和一杯咖啡。


  “因为中学睡得少。”凌远抿了一口茶,脱口而出。


  店主这时候回来了,见到李熏然很是意外。她也是本校毕业的学生,盘下了这家店,竟然就没再离开过。她跟打工的店员交代了一点事情,就坐下来陪李熏然他们聊天。


  起初,凌远带着一点敌意。见到李熏然就贴上来的人太多了,从吃醋占有到放宽心也没花多长时间。迷路的大女人摔倒的小姑娘一抓一大把。但是听了两句,凌远反倒觉得有趣。


  “我有时候会想,有时候路口一个右转,遇见的人,发生的事,甚至整个人生,就都不一样了。”店主姐姐像是在自嘲。


  他有些狡黠地观察着李熏然——看他们交谈,附和,带着一点尊敬和温柔;他看到李熏然手指捏起咖啡杯,呈现出好看的角度;他体会着大学的李熏然的种种,一边对凌远眼波流转一边对店主姐姐一本正经的样子。天空在傍晚的时候放晴,橙色的夕阳就挂在不远处。


  茶叶变淡,他们离开了。




  回家的路上,李熏然特地绕了路,沿着海岸兜了一圈才回家。凌远手上的烟好几次被风吹熄。俩人心情都很好,买了点酒,买了点烧烤。


  走到凌远家,开门,关门,手上的袋子掉在地上,来不及开灯。李熏然把凌远抵在墙上亲吻,手臂狠狠用力,嘴唇却是轻柔缠绵。


  他把他之前的一生,记事开始的一生,都缓缓打开在凌远面前。他想用这样的方式来填补之前自己不存在于凌远的生命里那段的空白。从一个家到另一个家,隔了很多年,中间的等待和曲折,却又都是甘之如饴。


  凌远把小狮子搂在怀里。他当然知道,没有人比他更知道李熏然是在想什么做什么。从过去到现在再到将来,李熏然对他,再没有任何的保留。小狮子捧着自己鲜活炙热的生命,盛到凌远的屋檐下,要他收下。


  “到家了。”凌远保持着这个拥抱,把所有的李熏然都摁进自己的身体里。


  他收下了。




  “嗷……我的烤肉串都掉了!!”


  


=========作者碎碎念=====


前一章花拳绣腿太多了,这一章就简简单单谈个恋爱约个会~


我想说最近我掉进了一个黄赵的大坑里出不来,可能谭赵会下线一会儿 加上hls的各种不爽 还是凌李好啊嘤嘤嘤


这一章要表达的比较别扭……不能理解我的脑回路的话就当是个过渡章吧哈哈哈哈 我脑子里的浪漫总是很无关紧要的事啊哎 


【满足自己的一个小愿望】


假期总是如此猝不及防地远去 悲伤.jpg 开工之后又是一堆乱七八糟的事 


我真的真的很需要你们的评论啊!自己瞎写都没个进步的 







评论

热度(4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