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誉靖】国色[第六十三章](ABO向,剧情变动)

o0雨小楼0o:

【六十三】宁国侯府决生死(2)


 


对于一个家宴出现两个皇子这档事,谢弼并非初见,自然得心应手。


 


但对于这一切,莅阳听后却愣了半晌,最终什么都没说。


谢玉暗地里动作不停,调回了一切能调动的兵力。


萧景琰听罢不过一笑置之,回府就召集府中将士开了个小会,而后便顺着密道摸去了苏宅。


最近梅长苏因为另一件事有些不开心。


 


小飞流有事瞒着他。


 


对于飞流,梅长苏的感情是极为特殊的。虽然那孩子是蔺晨捡回来的,却自打捡回来便和他特别的亲厚。而他心中,亦是把飞流当自家亲弟弟一般疼爱宠溺。


但最近这小孩总是有事没事不见人,虽说多半都是在蔺晨在苏宅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安全危险,但这种事一次两次三四次,总归还是不正常的。


他问了身边所有可以问的人,黎刚压根就没注意到此事,蔺晨懒得去管他,萧景琰除了偶尔看到飞流来王府摘花其实和他也没啥交集,最后甄平表示,宗主您一句话的事,我去跟踪不就完了。


“算了吧,”梅长苏皱着眉头喝苦茶。


小孩自己不说,他们一群大人去跟踪别人成什么体统。


其实梅长苏只是没注意到一旁早已冷汗湿了一后背的列将军,否则,他还能早点知答案。


 


不过现在已经没人在意飞流的偶尔消失了,毕竟正事就要开始了。


 


萧景宣此人除了争皇位和捞金子还有一大爱好,那就是吃喝。


所以,当萧景琰在进宫请安后出来偶遇他并看似顺口邀约他正午去某个很不错的酒楼吃点招牌菜时,他是没有拒绝的。


对萧景琰,这位当朝太子是没有什么敌意的,毕竟萧景琰除了军队里有点影响力,其他还真没啥能让他觉得危险的。至于最近和那个萧景桓走得近了点嘛,似乎也没见他帮到那个目无兄长的混蛋什么。


且要是能将他们二人的关系搞好,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正马车里胡思乱想着,就闻车外勒马声。


 


“二哥,到了。”


 


“飞流……不是说了不要偷偷跑来吗?”


列战英从一开始回到住处被飞流吓得拔剑差点就砍出去,到现在眉毛都不皱一下了。


“烤肉!”


叹了口气,战英觉得自己最近遇见这孩子后叹的气简直赶得上往日里一年份的。


“飞流,马肉不是说有就有的……”看到这孩子闪着星星眼的样子,战英心中还是不忍,故而又在话语间改了口。“这样,等过了今夜,我帮你烤可好?”


“明天,就有?”飞流听罢眼中本已熄灭的希望之光顷刻重燃。


“嗯!”战英认真点了点头,却不想下一秒被抱住亲了一口。


“你!最好!”飞流说罢,冲出窗户飞身而去,根本没注意到列战英的面红耳赤。


结果自己最后还是连匹死马都比不上……


战英这么想着又想叹气了。


 


酒楼雅间内,两位皇子唤来掌柜点好了酒菜,萧景琰又叫了壶茶来。


“难得七弟这般亲厚一次,”萧景宣此时心思全在稍后的酒席上,对于萧景琰这个从不喝茶一喝茶就是为了凝神这事更是不知。“本宫今夜设宴,可莫要推辞才好。”


萧景琰沉声一笑,滚烫的茶水顺入喉中,只觉嗓子跟着一阵热烫进到胃中,方觉舒坦。


“二哥邀请,景琰自是无妨,只是今夜怕是不行。”


“哦?”萧景宣一愣,忙打趣着追问下去。“难不成何处佳人有约?”


“佳人倒不是,只是宁国侯长公子萧景睿今日生辰,侯爷下了帖子请了,自然还是要赴约的,”萧景琰言到此,似乎很是惊讶。“侯爷亦请了五哥,怎的二哥竟没有请柬送来?想必是侯府下人疏漏了。”


 


而此时的太子再也听不进靖王的话,他脑中只有一句话在反复周旋。


谢玉,竟然宴请萧景桓!


————————————————


好啦,这回小伙伴们要合起伙来刷侯府副本啦~~~泥萌期待吗??!!

评论

热度(73)

  1. 李靓蕾Jinglei小楼 转载了此文字
  2. Valdis_75003小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