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东凯】Glitter And Gold(pwp)

脑洞聚集地:

又是一次聚餐,私房菜馆的休息室里,靳东坐在沙发上等着他要等的那个人到来。距离上一条信息的到来已经十分钟,外面的天阴了一整天,现在终于下起了大雪,一层层像鹅毛一样伸展开铺陈在地上。他迟到了。


距离侯三儿约定的吃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半小时,但是他和王凯说了早一点来。他们已经一个月没有见面,这次也是赶巧,王凯回北京配音和参加活动的日子正赶上他新戏发布会,侯三儿希望借这个机会让正午一帮人聚一次。


王凯一步步向着靳东走去,他面前的地上是暗红色的地毯,新得一尘不染。从外面走进来的时候带着一身寒气,凛冽地割破室内温暖的空气。本来崭新的皮鞋上溅了一点泥水,红色的地毯上印着他的脚印,一步一步,快速而坚定地。这一个月他又瘦了,冬天的时候没有什么阳光,在暖黄色灯光下被照得很温暖的一张脸包在黑色的皮毛领里,英气俊美。


靳东看着他的狮子扬着骄傲的下巴接近他,无论任何事情都无法摧折那种骄傲。


王凯身上披着的大衣被甩在靳东身边的皮沙发上,外面雪的味道蹭过他的鼻腔,还带着新鲜的土腥气。


“你迟到了。”靳东摊在沙发背上的手触到了皮毛上融化的雪,水珠沾湿他的指尖。


“十分钟。”狮子从来不肯甘愿认输,他低头脱衣服时下巴被靳东握住,于是只能弯着腰和靳东平视,目光相接,两人谁都不愿退让。


靳东从他的西装扣解起。暗色的西装带着隐隐的亮,就如同天上的星光一样闪烁。“不遵守约定好的时间,该罚。”


“您说怎么罚?”故意用了“您”这样的生疏字眼,在燃起的欲火中挑起了靳东一丝丝怒火,于是捏住他下巴的手指缩得更紧。他的脑袋不安分地摇动,想从靳东的手指中间抽出来摆脱掌控,一只腿屈起跪插在沙发上的靳东腿间,充满暗示性地上下蹭了蹭。


白色的衬衣被从裤腰里拽出来,靳东的手隐藏在衬衣里顺着脊骨一路向上。在云南的这段日子看来过的挺辛苦,为了塑造角色健身做了不少准备,手下的肌肉纹理鼓了不少,像一只真正的雄狮一样蕴藏着力量。靳东的另一只手摸在王凯的后颈,稍微使了点力让他低下头来。狮子一开始还梗着后颈,说不做强项之人,后来靳东对他笑了一下,眼里全是星光。山不就我,我就山,靳东便仰起来吻住他。


嘴唇相接的那一瞬间所有节奏都乱了,急促的吸吮,混乱的接触,一切在电话里传递的欲望宣泄都比不上这一刻的肌肤相触,真实的触感胜过一切,鼻息喷在对方的皮肤上,温暖地诉说着欲望。最开始只是简单的嘴唇相接,后来便是舌头叩在齿关,像撬开贝壳一样最终接触到软肉,到最后舌头像两条蛇交媾一样纠缠,好像此时占了下风便再也不能翻身一般地争斗,最后还是年长者赢得了比赛。


分开的时候充满了不舍,但是却要尽力克制继续亲吻的欲望,一个半小时很长也很短,足够他们做一些不能展现在人前的坏事。


“怎么领罚你自己想。”


微博:


图片版


文字版


他把王凯放在地上,看他脚步虚浮地找裤子穿,连忙整理好自己的着装去卫生间打湿一条毛巾替他清理。润滑剂顺着大腿留下,看得靳东简直想把王凯压在沙发上再来一次,然而看看腕表,已经快到和侯三儿约定的时间,只好作罢,讨了一个深吻,抓起被他扔到一边的领带替王凯整理好着装。衬衫已经皱得不能看,幸好外面有西装外套遮羞。


王凯被他圈在怀里,眼睫毛乖顺得向下指着地板,简直是少有的安静的时刻。靳东看着一阵心猿意马,手上的动作也不再利索,甚至有几次手指都被缠绕在领带里,还是王凯帮着解开。


在心爱的人面前笨拙得要命。


他拽拽王凯的西装外套,室内的腥气若隐若现,于是便点燃一支烟,薄荷味终于充斥了鼻腔,掩盖精/ye的味道。他看着王凯的眼睛,琥珀色的眼珠在橘黄色的暖光下透亮清澈,是他想了很久的眼神,那眼睛里充满爱慕。


他想跟他多说两句话,但是门口传来敲门声,只好无奈地看了王凯一眼,转身向门口走去。


“等一下,最后一个问题,润滑剂……”


“提前管服务员要的橄榄油。”


“你早就料到我要迟到?”


“迟到与否,有些事情都会发生。”


END


短篇系列。


回点梗, @墨色琉璃 姑娘的“kk昨晚和今天的神秘行程”。


时间线错乱(神秘行程在4月末5月初,文里在12月),半架空,二人均未婚。


灵感来源、BGM即标题,Glitter and Gold by Barns Courtney 这个歌手的歌真的超好听,卖一发安利。


起初就想写你凯一步步走向你东时脱掉身上的皮草大衣,然后那种双方互不相让、动物性的性/ai,但是又崩了。


上车愉快[?

评论

热度(87)

  1. tuhlomn脑洞聚集地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