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誉靖】国色[第六十五章](ABO向,剧情变动)

o0雨小楼0o:

【六十五】宁国侯府决生死(4)


 


不得不说,当刺客冲进宴客厅的瞬间,众人的反应是很有趣的。


 


萧景琰在众人难以察觉的瞬间侧了侧身子,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列战英向前一冲,两人恰好将未带任何随从的萧景桓挡在身后。而飞流本就坐在梅长苏身边,见此情形,立刻将食物丢掉伸手就拦在梅长苏身前。


另一侧,萧景睿和言豫津在刺客进门时就已将后背交给对方,因无佩剑只能挥拳而已。


反观台上,萧景宣满头冷汗向后一步缩了回去。


而谢玉本人,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突发状况中醒过味儿来。


就算方才的信号没有收到,现在刺客的人数,是否也太多了一点?


他宁国侯怎会安排刺客来刺杀自己呢?!还有太子!


 


“当谢玉的刺客冲进宴客厅时,会有另一波刺客从另一侧出现,”梅长苏说着,瘦长的手指在宁国侯府图纸上比划着。“这一波人要刺杀的对象,是主台上的太子和谢玉。”


“刺杀当朝太子?”萧景琰想着,忽然笑了。“打着谢玉的旗号?”


梅长苏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不会真的杀了他,只需要伤了他。”


 “之后,”萧景桓笑着放下茶杯。“只需要一点破绽和来自萧家血脉中固有的多疑……”


放下手里斟茶的茶壶,梅长苏意味深长地一笑。


“这就够了。”


 


巡防营的官兵腰牌出现在刺客身体上时,谢玉是崩溃的。


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他解释什么了,萧景宣虽什么都没说只是扶着手臂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却已足够。


方才谢玉从刺客手里救下他的恩情顷刻就变了味。


这时,梅长苏轻笑着拍了拍身上蹭到的灰,在一旁飞流端来的矮凳上端坐,仿佛刚才的刺杀不过是一场表演而已。


“苏某不才,却也是认得这腰牌的,侯爷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谢玉此时只觉如有光芒直照心底,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找到了答案。


 


“是你!!!梅长苏!!!!”


 


“谢玉发现这一切是小殊所为,会怎样?”萧景琰眼中满是担心。


萧景桓立身站在一旁。“谢玉此人,睚眦必报。”


“就是要让他如此才好。”梅长苏见黎纲端药入内,心知这便是蔺晨所定的时间了,恰好要商议的事已毕,便乖乖端碗喝了药。          


“余下的,便要看蔺晨了。”


 


果不其然谢玉一举一动皆被梅长苏料中,既然掩盖不过,就只有让死人不再开口说话。


巡防营的强弩一直未见,少顷,就见一护卫打扮的人行至谢侯爷身边,眼中是说不出的差异和惊慌。


“慌什么!?”谢玉此刻正憋了一肚子火,再看一眼身边早已神色不佳的萧景宣,心中一顿,并未附耳过去,而是大声命令下去。


“说!”


“回侯爷的话,巡防营所有强弩弓弦,皆被贼人挑断。”


“什么?!”


 


此时,却见一直不曾言语的飞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指着一旁的房檐。


“贼人!贼人!”


众人抬头看去,却见那被喊作贼人的竟是一青衣男子,虽未着深色,衣料却是极好。


那男子眼见飞流如此,不过笑骂一声小没良心的,转身再看向卓鼎风,笑得更是俊朗好看。


“卓大哥,许久不见。”


 


而几乎被众人忽略了的卓鼎风,更是瞠目结舌。


“蔺……蔺晨!?”



评论

热度(60)

  1. Valdis_75003小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