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楼诚衍生/谭赵】一次意料之外和所有情理之中 05

蓝子:

食用说明:


1、走肾夫夫发车,请打卡上车~~于是楼诚衍生,谭赵相关,只是角色无关其他~


2、前情回顾:01  02  03  04


3、食用愉快2333333




=======


「05 看不清的真心」




沉醉,不会再有比这更美好的景色,或者说在谭宗明眼里赵启平就是那道最美的风景。




谭宗明觉得自己一定是上瘾了,从见到这个小医生的第一面起,不然为何面对一个陌生人,会那么轻易就卸下了防备,也或许是他们前世见过,熟悉的陌生感。




谭宗明还清晰的记得第一次见到这人时的情形,男人打开了门,迈着轻快的步子来到自己的身边,然后歪头眨眼:“抱歉,久等了。”他说。




他打量着自己,然后撇了撇嘴:“你跟我想象的有些不同,不过,很顺眼。”




这是谭宗明第一次听见有人这么直白的对他的长相进行评论,他觉得面前的人,有些意思。




然后这人就踱步到了一边,拿起了杯子开始倒水,他的手指修长,在柔和的灯光下衬着白皙的瓷杯异常好看,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就那么看呆了来。




察觉到自己的目光,这人停住了手边的动作,又是歪头笑,眼光带着猫一样的狡黠:“不介意吧。”




也就是一瞬,谭宗明只觉得自己要溺死在他的眉眼中了,心就被那么挠了一下。




而此时这人站在这里,又用同样的表情看着自己,不,更魅惑。




“谭总,我们再喝一杯?”赵启平旋身,在一边的冰桶里取出香槟,只倒了一杯,然后含笑着又跳到了男人的身边,微笑着,在男人的注视下品了一口,一手绕过男人的脖颈,将自己的唇送上,唇齿相合,赵医生缓缓将口里的酒渡到了男人的嘴中,香浓的带着热烈,谭宗明欣然接受了,末了还不忘用牙齿细细啃了啃赵启平的唇,笑着评价:“很醇。”




赵启平笑,眉眼弯弯,他转身,去一边打开了CD,又回身,一把扯住了男人的领带,把他往前拽:“谭总,我们来玩游戏吧。”他说这话时目光直勾勾看着谭宗明,摆明了就是在勾(fangtun)引。




“你想玩什么?”谭宗明耐着性子问,他现在只想把这个妖精一样的男人拆骨入腹,可又想要看看他玩的是什么花样。




“很简单,我们来抽牌,点数小的人要脱一件衣服,还要回答赢的人一个问题,无论什么。”赵医生说着,不知道从哪里抽出了一副扑克,他在一边的沙发上坐了下来,手撑着头,就那么斜着眼睛看着男人,模样慵懒。




谭宗明的眸色又深了些:“好。”无论男人今天想玩什么,他都配合到底。




赵医生洗牌,扑克被铺在了桌上,他对着谭宗明一笑,伸手:“谭总,请。”




五点和七点,赵医生如愿以偿赢了第一局,他抬了抬下巴,一只高傲的猫一样,示意谭宗明自己动手,谭宗明也不是矫情的人,笑着摇了摇头,很爽快的就把身上的衬衣脱了下来,换来了赵启平一声口哨声。




“你想要问什么?”谭宗明含笑问。




赵启平看着谭宗明,仔细想了想,还没开口就自己笑了起来:“谭总,我们的游戏还玩得尽兴吗?”




问题出,谭宗明有些愣,想了想才想起男人说的游戏指的是什么,不禁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你还认为那是游戏?”




赵启平闻言也愣了愣,接收了大量酒精的大脑一时有些转不过来,等到回味过来时也是摇头,很缓慢,嘴角带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现在是我发问,不是你。”




“好,那么我的回答是很尽兴,甚至超出预期。”谭宗明认真答,看着赵启平的目光一阵深意。




话落,赵启平就很好看的笑了起来:“那我就放心了。”说着就又要去抽牌,这次是赵启平输,男人撅了撅唇,然后满不在乎的开始解衬衣的扣子,他的眼睛一直看着对面的男人,毫不遮掩的带着挑衅,被他这样看着,谭宗明的眼眸又深了些。




赵医生当然注意到了,嘴角的笑变得得意起来。




他越来越喜欢看这个男人被自己牵引住视线,移动不了的样子,他想要这个男人的目光看着他,只看着他。




“想问什么?谭大总裁?”




“刚才的问题。”谭宗明开口。




赵启平晃了晃脑袋,笑道:“我们从一开始就说好了的,难道谭总已经不记得了?”男人应道,很聪明的避开了答案。




谭宗明却不是很满意:“启平,我想知道你的真心话。”




赵启平讪笑起来,有些自嘲道:“也是,我自己都没想明白的事,又为什么要来问你。”说完挥了挥手,笑,“继续继续。”说着就又要去抽牌,却被一边的男人抓住了手:“启平,你有什么想要知道的,直接问我就是,我谭宗明发誓不会对你有一点隐瞒,只要是你想知道的,只要是我能说的。”




他算是知道赵启平为什么突发奇想想要玩这个游戏了。




谭宗明有些开心,又有些心疼。




他不知不觉中,竟然将人逼到了这里。




赵启平闻言又一次愣住,随即笑了起来,他歪头看男人,缓声道:“谭大总裁未免想得太多了吧,我⋯⋯”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男人就着拉手的姿势直接拉入了怀中,唇被堵上,后面的话只能咽进肚里。




下面内容请走


渣浪


袖底




谭宗明醒来的时候无出意外的,赵启平又一次没有了身影,他起身看着已经清理干净的战场,仿佛一切都只是他做了一场春(fangtun)梦一般。




说不失落那是假的,男人有些挫败的跌坐在床上,唯一庆幸的大概只有至少这次没有在床头发现一百块钱。




谭宗明苦笑起来,正想着,一边的电话震动起来,拿过来看,男人的眼睛在一瞬间就亮了。




“我先去上班了,今天临时加了一个急诊,如果你有时间,就来陪我吃午饭吧。”发件人自然是来自赵医生。




这是男人第一个主动发来的信息,谭宗明心情很好的看了好几遍,每看一遍唇边的笑就更大一些。




看来某人也并不是像他所展现的一样的无动于衷。




谭宗明想。




十点三十七,收拾收拾去医院,时间正好。




【TBC】




于是终于炖完了~~


精疲力尽~~


这里真的炖肉废,尽力了,轻拍我~~


欢迎继续收看走肾又走心夫夫的故事233333


飘走~~~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