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东凯】心瘾 17

木兮然:

RPS 卡肉是因为麻麻吵着要补昨天的欢乐颂OOC


——————————————————


chapter 17


 


还是有些不一样了。


 


总是迫不及待侵占他所有呼吸的靳东,竟然只在唇边轻吻了一下而已。他在那人怀里抬起头来,闭着眼等待炙热的吻,回过神来已经被推进了浴室。王凯抿着嘴有些茫然地脱着衣服,看着浴缸里的水慢慢注满。


 


先前因为靳东的激进觉得慌乱,现在又因为靳东的谨慎感到失落,这样的自己实在太矛盾了。


 


他抱着头,痛苦地呻吟出声。刚刚摘下来的手表,一不小心从手中滑落,撞击在瓷砖地面上发出“啪”的清脆响声。视线再跟着落下去,就看见掉在脚边那个,明知道根本不会进水,依然舍不得带着洗澡的手表。


 


那是靳东送他的礼物,连同那人单膝下跪的记忆。


 


他蹲下来拣起手表,指腹反复抚着磕坏的痕迹。好像有什么东西也不再完整了,那人暖暖的爱意,就这样仓促地失去了。脸上有什么东西轻轻滑过,很痒,他抬手去摸,被温热的液体突然包裹了指尖。


 


突如其来的眼泪。


 


自己也被吓了一大跳,急忙站起来要去洗脸。脚下一滑,一不小心就跌进了水里,乱七八糟地溅起一地水花。


 


“凯凯,怎么了?”靳东解开衬衣扣子抓着头发,还在懊恼为什么没有直接把人吞掉,就听到浴室里传来哗啦的动静,急忙起身去推浴室的门。


 


“东哥,我没事。”声音低低地回话,手撑着浴缸边缘,正要从水里站起来反锁,靳东已经抢先一步打开了门。


 


靳东只觉得太阳穴嗡的一声——浴缸水注了一半,他裸着上半身,裤子因为浸湿的缘故,完全贴合那人的身体。他皱着眉挪开视线,尽量不让自己往某些地方看去,下一秒就被那人挂在脸上未干的泪痕吓到,神经蹭地紧张起来。不敢大声呵斥,只能压低了嗓音追问着:“怎么了?摔倒了么?疼么?摔哪了?起来我看看。”伸手想把人从水里捞出来。


 


结果反而先被握住了。王凯紧紧地握住了他的手腕,“哥,我眼睛进水了。”语气自然得,像是在陈诉一个事实,一点没有无厘头的样子。


 


“怎么那么不小心……”语气中带着些许温柔的宠溺,也没理会王凯话里的逻辑,靳东伸手捧着那人的脸。那人的发间还残留着些许啤酒的气息,带着小麦芽微醺的香气,彼此之间的距离近到鼻尖都要凑到一起,温热的气息扑打在湿润的脸上。


 


那人湿漉漉的手一把搂住自己的脖颈,,语气略带委屈地嘟囔道:“师哥,你在生我的气么?”


 


“怎么会?”水汽氤氲,靳东觉得自己的焦距都有些模糊,松开那人的手,想要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都要被拽进浴缸了,而且继续维持这个姿势,实在不容易保持理智。


 


再像上次那样冲动就不好了。


 


那人却拽着不放手,勾住他的脖子拉向自己,堵住他接下去的挣扎。忽然唇上一热,靳东彻底愣住。


 


被吻住了,真真切切地被吻住了。不是那种浅尝辄止点到为止的轻啄,现在的唇唇相覆如同酒精被瞬间点燃的灼热和疯狂,那人发狠地搂住他的脸,毫不吝啬也毫不怜惜地把这股热辣进攻成明目张胆的侵略。


 


靳东喉咙里模糊一声暗哑的嘶吼。


 


是你先勾引我的,可就不能怪我了……


 


靳东完全变了个人,他下意识地找回主导权,带着高温的滚烫,顺势天雷勾动地火般沸腾了两个人,双手攀上他的腰间紧紧环住,让那人的身体更贴向自己。


 


怎料光滑的浴缸惹来王凯的险些不稳,他的肩膀他的后背,沾着湿气而瑟缩,靳东如同窒息般松开对他的钳制,抵着他的额头轻轻喘气,浑身因着某种缘由泛出淡淡的玫瑰色。


 


“你真的想好了么……”


 


这种情况下是这种台词么?


 


感受着靳东的手在自己后背上的游离,混乱的呼吸喷吐在自己湿润的面颊上,王凯没有说话,只是再次堵住那人的嘴。头脑完全不能思考了,不,应该说是完全不想思考,修长的手指抚上他的胸口,用力扯住他的衣服,径直将他拖进浴缸。


 


水声哗啦溅出一地。


 


————tbc—————


果儿:没想到小狮子撩汉技能满点


苗儿:毕竟猫科动物嘛



评论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