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蔺靖】莫如长相守 17

九禾禾:

所有文章目录


短小一更


17.


蔺晨一路疾弛赶回金陵,到宫外时已经入夜,此时四方宫门已闭,除非陛下召见,臣子不得擅自入宫,更何况蔺晨一介布衣。


蔺晨多日寝食不安,此时已顾不上这么多,直接运起轻功往宫内飞去。


当日蔺晨有心试一试萧景琰的信任到什么程度,在其面前展露一身轻功,幸好他没有看走眼,萧景琰并未因此起防备之心,反倒引得他一提旧事。


其实蔺晨并未如萧景琰想像得那般厉害,他兴趣广博,功夫学的多而杂,但轻功却是真正一顶一的好,放眼整个江湖也难有匹敌之人。


如今趁着月色,蔺晨不费吹灰之力便到了萧景琰寝宫外。


 


毕竟是皇帝居所,里里外外几层把守,若再往前去弄不好便要刀兵相见。


蔺晨不愿带萧景琰为难,在殿外蛰伏许久,方候到高湛出得殿门,待他走到僻静处蔺晨上前一把捂住他的嘴,差点把他老命都吓掉半条。


蔺晨让他进去通传,说自己有要事求见,耽误不得。


高湛当然记得蔺晨,而且称的上是印象深刻,此时见他也没有硬闯的意思,稍稍放了放心。


 


萧景琰正在批改奏折,忽听高湛前来禀报蔺神医求见,愣了半晌。他与蔺晨一别半年,其间也未曾通过音信,蔺晨为何挑这个时辰这种方式前来相见?想起临别时蔺晨的冷淡和疏离,萧景琰有点失落。


思虑片刻,萧景琰还是一抬手,让高湛将人请进来,自己端坐在案几后等待蔺晨觐见。没想到蔺晨进殿后也未请安,朝萧景琰直扑过来。


高谌一声惊呼,“救驾”二字还未来的及出口,就见蔺晨一把拉过萧景琰的手腕,细细给他切起脉来。


萧景琰脉象沉稳有力,不仅没有中毒的迹象,反倒比两人分别时还要好上几分。蔺晨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回过神来发现萧景琰定定盯着自己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有多么失礼。


蔺晨忙退了几步,跪下行了礼。


 


萧景琰刚刚刻意端起的帝王威严此时已全然消散开去,他柔声问:“蔺晨你这是怎么了?”


蔺晨回道:“我得到消息,宫里有人要对陛下不利。”


萧景琰闻言皱起眉:“先生可知是何人?”


蔺晨却迟迟未回答。


他在来之前满心焦虑,一闭上眼睛就是萧景琰种种遇害的惨状,却未曾考虑过一丝一毫见面后该如何应对。此时见过萧景琰后他那数日来一直空白的脑袋方才转了起来,他仅凭一条批注便认定皇帝义子谋害,不说萧景琰相不相信,只说萧景琰待那孩子一直如亲子一般,如今贸然告知他直相,萧景琰该如何伤心。


萧庭生的身份梅长苏从未言明,但蔺晨早已猜的八九不离十,所以在得知事实真相后蔺晨一口银牙几欲咬碎,这世上为何总是有这许多忘恩负义之人,教人齿冷,令人心寒。他不敢想像萧景琰知道后的反应,此时只得拖上一拖了。


见蔺晨久久不答话,萧景琰追问道:“究竟是何人?你如此为难,是否难以对付?”


蔺晨抬起头故做轻松一笑:“倒不是难对付,只是此人身份我也尚在调查之中,还未确定罢了。景琰你不用担心,有我在,绝不会让你出事。”


萧景琰闻言莞尔:“嗯,我相信你。”


话刚落地,两人都愣了一瞬,随即相视而笑,似乎那一时的隔阂、半年的分离,都随着这一笑消失地无影无踪。


 


夜已渐深,两人未攀谈多久,萧景琰便让高谌带蔺晨下去休息。


待蔺晨告退后,萧景琰回忆起他刚刚风尘仆仆满面尘霜的样子,握了握自己刚被蔺晨把过脉的手腕,一股暖意从心而起。


除了母后,还有人能够这般记挂你的安危,萧景琰,你总算不是孤家寡人了。

评论

热度(1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