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蔺靖】阁主今年二十八

苏合泽绍:

一发完结。我又来一发完结了。私设还挺多的。

二十八年前的琅琊阁迎来了顶重要的一天。

在这一天,蔺阁主家的独苗顶着风雨雷电诞生了,当时也算是奇闻,那时候一整个琅琊阁的梅花一夜间竟都开放了。

天生异象,吉凶难断。

蔺阁主找来老朋友,江湖人称神算子的卜一卦给儿子算一算。神算子掐指一算,皱起了眉头。

“此子天资聪颖,异于常人。骨质清奇,不同凡俗。富贵清闲命,练武的好苗子,蔺兄得子如此,真是有福了。只是。。。”神算子把胡子一掐,拖长了尾音。

老阁主一听但是,再看老友拧紧的眉头,心里就“咯噔”一下。

“美中不足的是,此子命中有一大劫,生死桃花劫。之后的命数还要看能不能化了此劫啊。我算一算啊。。。”

卜一卦掐着指头,口中振振有词,过了一会儿又接着说道“若想躲过此劫,此子二十八岁这一年千万莫去南方,尤其是金陵。另外,最好远离井盐。”

老阁主一头雾水,还想接着再问问,卜一卦却坚决不再说了,只说天机不可泄露,再说要折命数的。

老阁主想着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把卜一卦嘱咐的事情记在心里,等到蔺晨懂事了,便日日念叨给他听。

蔺晨是这样长大的,尽可能的远离一切井和盐。琅琊阁把这两样东西看做是祸害少阁主的祸根,有多远就会让蔺晨离的有多远。

比如,蔺晨自己煮茶从来没用过井水,都是直接用山泉水;再比如,每天都有仆人替他打好井水洗漱,从不让他亲自动手。

比起井水,更难办的是盐,这种生活必需品,实在没办法让蔺晨与之完全隔离。尽管做不到完全隔离,也得保证尽可能远离。因此,蔺晨的食物,十天里有五天食用的是盐的替代物,一种叫做秋石的药材。

蔺晨在众人的保护下茁壮的成长,前二十几个年头都没出什么岔子。

论文,蔺晨博古通今,诗文奇秀,写的一手好字,作的一手好文章,又通晓乐理。文雅起来倒也是丰神俊朗的翩翩佳公子一个。

论武,蔺晨更是悟性超群,轻功了得,年纪轻轻,已经是江湖中个顶个的高手。

老阁主看着坐在院子里一起嗑瓜子下棋的蔺晨和林殊,心里十分欣慰。他视林殊如己出,当年能够救回林殊也算是了却自己心头一个大遗憾,纵使老友不能生还,留他林家一点血脉也总是好的。

林殊已经是梅长苏,身子不见好,只能用药材尽力吊着,一年比一年虚弱。蔺晨嘴里不着急,实际上心里比谁都急,他蔺晨眼光高,认定的朋友,就是可以豁出去的生死兄弟。

梅长苏也曾说蔺晨,看似玩世不恭,像长在露水上,实际上啊,坏事就要坏在“重情重义”上。蔺晨听了,嗤笑一声,抱着肩膀,满脸蔑视的瞪梅长苏,终究还是没法下手,只能欺负到飞流的身上。

蔺晨心里明白,他拦不住梅长苏。七万条人命,压在梅长苏的身上,让他日日夜夜喘不过气来。

这七万条冤魂,是梅长苏的保命药,也是他的催命符。

蔺晨管不了,只能来眼不见,心不烦的那套。一个闪身走人了。梅长苏也不在意,自己按部就班的谋划着,江左盟,药王谷,献王誉王两边,红袖招。步步缜密,暗藏杀机。

直到这一年,蔺晨二十八岁。

老阁主应朋友之约,要远赴岭南,临走前千叮咛,万嘱咐,告诫蔺晨去哪都行,千万别去南方,尤其是金陵。

“哎呀,知道了,老爷子。我也是惜命的啊,我可得留着这条命多看看美景,看看美人,多吃点美食!今年保证不去金陵!”蔺晨架着二郎腿,伸手够盘子里的葡萄吃,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也是看的老阁主心塞。

只是打脸来的又快又狠。

黎纲的书信送到的时候,蔺晨刚刚给一位漠北的朋友飞鸽传书说自己将要造访,让他准备好上好的烧刀子和骆驼肉!

黎纲在信中说,梅长苏在金陵的情况不太好,从夏江那里出来,晕过去了整整三天。蔺晨握着信叹气,梅长苏是他的至交好友,说是知己也不为过,梅长苏身子是个什么情况,还有谁比他更清楚吗?大仇未报,深冤未雪,还有七万忠魂等着这个病重的梅长苏来申冤昭雪。

蔺晨叹了口气,这金陵城他想必还真的去一趟!

蔺晨倚在房门边,暖洋洋的看渐渐下落的夕阳。金陵城就算是龙潭虎穴,刀山火海,一个桃花劫而已,只要他蔺晨眼观鼻,鼻观心,惹不得总还躲得起吧!

打定主意的蔺晨,三日之后便启程,南下金陵。大漠的烧刀子是喝不成了,尝尝金陵的花雕小酒也算别有风趣。

梅长苏卧榻了好几天,晏大夫看的紧,来探望的人一律不许见,来商量事情的人更是想都别想。这几日好不容易等到梅长苏精神好些了,便赶紧差人把萧景琰,蒙大将军叫过来,事情总要一件一件当面交待了才好。

正是金陵初春的时候,天气不见得暖和,但是酥油般的雨却下的欢。蔺晨琢磨了一下自己这个舍身成仁英雄人物的出场方式。

微雨,清风,白绸衣,竹骨伞,黑发如墨,眸如点漆。飘逸的江湖人物自然是不能走路的,蔺晨窜上苏府的墙头,准备站在瓦片上拗个造型。

只是他飞上屋顶,摆好造型,刚想喊人,院子里的人恰好回头看他。

蔺晨想喊人而长大的嘴巴,竟然没有合上。

院子里立着的人干干净净,清清爽爽,带着不拖沓的美感。温柔的眉眼里还有一点因为看见蔺晨来不及抹去的讶异。蔺晨撑着伞站在墙头,跟萧景琰隔着半个院子的距离对视,中间是不大不小的雨幕。

蔺晨自称大江南北阅遍美人无数,却无法选出一个最来。现在想想,找不出最来,大概是因为没遇到院子里的这个人。

蔺晨心里柔柔的连声招呼也打不出来,不知道说什么好,说什么都破坏了这样一副意境。

蔺晨不说话,只举着一把伞,站在墙头,傻愣愣的盯着他。萧景琰皱眉,动动嘴唇。

蔺晨心中大喜,美人要是主动与他说话也是极好的。

萧景琰站直了身体,从容不迫的说了句,“有刺客!”

话音刚落,小飞流就不知道从哪个墙头上飞过来。

蔺晨有点懵逼。咦,好像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雨天房顶湿淋淋的,蔺阁主又有点走神,脚下一滑,没形象的从房顶摔了下去。蔺晨着地的时候心里还想,果然,金陵是大凶之地(꒦໊ྀʚ꒦໊ི ) 泪目。。。

不能怪我们耿直的景琰宝宝,天子脚下的民宅,好好的大门不走,你爬什么墙,你飞上了人家的墙头,撞上院子里的人,是朋友也总要知会一声,傻愣愣的站在那,只能以为你是被当场抓包懵逼了。

飞流刚气势汹汹的飞过来抓刺客,就看见蔺晨摔在院子里,把梅长苏种的花花草草压的七零八落。受惯了蔺晨折磨的小飞流,忍不住笑,指着蔺晨说“活该!”

蔺晨从地上爬起来,摘掉脑袋上沾的草叶子。一时间不知道是先跟萧景琰解释一下,还是先抓住飞流报仇。

萧景琰也忍不住一脸的笑意看他,刚才绷的紧紧的嘴角,如今却上挑了一个明显的弧度,蔺晨开始觉得自己这一跤摔得也挺值的。

“来都来了,怎么还不进来?飞流,领他们进来。”梅长苏的声音从内堂里传过来,萧景琰知道错怪了蔺晨,有点不好意思,刚想说点什么,就见蔺晨嗖的一下子蹭到自己身边,“走,快进去,快进去。”

萧景琰想着此人倒是襟怀磊落,不拘小节,虽然爱装逼,倒也不失江湖高士的风范。

几个人到内堂坐毕,梅长苏介绍他们两个认识,“这位是靖王殿下。这位是琅琊阁少阁主蔺晨”萧景琰冲蔺晨点点头,脸上仍淡淡的,没有太多的表情,倒是蔺晨跟被点了笑穴似的,一副笑嘻嘻的模样,双手抱拳跟萧景琰行礼“久仰靖王殿下大名,在下琅琊阁蔺晨。”

礼数完毕,众人开始商量正经事,继续谋划为赤焰军平反的事宜。蔺晨听的兴趣缺缺,心不在焉,只暗暗打量坐在对面的萧景琰,啧啧,这腰身,这手指,这长腿,这模样,一举一动都这么生动可爱,美人!绝对是美人!

蔺晨拿起自己的茶碗,轻嗅茶叶的清香,刚刚特意问了句,是不是用井水沏的茶,忌讳,这种事情还是得时刻绷紧神经,井,盐,这两种东西到了金陵更得多注意了。蔺晨一边赞叹自己警惕性高,一边惬意的呷了一口茶。

“我萧景琰就算死,也一定要替赤焰军讨个公道!”萧景琰说道激动处,忍不住来了这样一句。

“噗。。。”蔺晨蓦然听到这句话,一口茶喷了出去。

众人停下来看他,蔺晨连忙用袖子擦擦嘴,飞快的站起身来,“那个,不好意思啊,咳咳,我突然想起来还有点事,我先走了,我先走了!各位继续,继续哈。。。”蔺晨说完飞也似的逃走,留下一众莫名其妙的人。

景琰,井盐!

合着这么多年来白避着井和盐了!原来不是他妈的什么井盐,而是景琰。蔺晨想找到当年算卦的那个人暴打一顿,特么好好的话就不能说清楚点吗?蔺晨欲哭无泪,只能感慨,他走过最长的路,就他妈是算命的套路!

之后的日子,苏宅就开启了,蔺晨360度花式躲避萧景琰的模式。萧景琰走正门来苏府,他就走后门溜出去;萧景琰走地道来苏宅,他就翻墙出去;萧景琰来吃晚饭,他绝对彻夜不归;萧景琰找梅长苏商量事情,他就带着飞流跳房顶玩。

即使因为要给梅长苏治病避无可避的时候,蔺晨也尽量只打个招呼,坚决不靠近。因此,饶是对这种事情十分迟钝的萧景琰,也感觉到了不对劲。明明刚开始见到他一副热络的模样,以后也不知怎么了,避自己有如避鬼神。

终于这天,在蔺晨看见走地道过来的萧景琰,刚跳上墙头,准备逃走的时候,萧景琰喊了一声“站住!”蔺晨心里一惊,脚下一滑,又一次从不能算高的墙头上摔了下来,照旧又弄坏了一片花花草草,这件事情后来传出去了,蔺晨也就被江湖轻功排行榜除名了😏,为了挽尊,琅琊阁又开了一个“最瞎破功时刻榜”,这一次少阁主名列前茅,稳坐榜首。

蔺晨还躺在地上,萧景琰站着俯视他。“蔺先生,景琰生性耿直,是不是哪里得罪了先生?”蔺晨眨巴眨巴眼睛,摇摇头,“没有啊,靖王殿下何出此言?”

“那你为何一见到我就躲?”萧景琰眸光清亮,俯下身子看他的时候,睫毛就显的更长,软软的齐刷刷的,让人想要用唇碰碰。

蔺晨尴尬的弯弯嘴角“哈哈,并没有啊,殿下多心了,我就是,就是练练轻功,嘿嘿。。”蔺晨想从地上起来,结果微微动了一下脚,立刻钻心的疼。蔺晨欲哭无泪,千八百年不摔一次,一到金陵没有几天就连摔两次,还把筋骨给扭到了,再看看身旁打量他的萧景琰,唉,果然是桃花劫。

萧景琰看蔺晨一动弹就龇牙咧嘴一脸狰狞的面部表情,推测他这是扭了脚。“蔺先生,你还好吗?”

“没什么大事,十有八九是崴了脚。”蔺晨皱皱鼻头,稍微动弹一下,头发上还沾着树叶。

萧景琰愣了一下,然后蹲下去,慷慨仗义的一把抱起蔺晨,直接让蔺晨的那句“麻烦殿下帮我喊黎纲甄平把我弄进去”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咙里。

卧槽!大爷我这是被人公主抱了!我的妈呀,简直没脸见人了!!!

梅长苏和小飞流刚从屋子里出来,就看见明媚阳光下,萧景琰打横抱着蔺晨,姿势有点别扭,显然很吃力。蔺晨头发上还沾着树叶,乱的不成样子。这简直就是刚刚打完野战的两个人,准备要转移阵地回卧房了啊,梅长苏下意识捂住飞流的眼睛。

院子里看见的人,简直都不好了。蔺晨老脸一红,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自此一败涂地。

脚崴了,自然不能上天入地的躲避萧景琰了。偏偏萧景琰来的更勤了,还回回都特意过来看他,带点好吃的,陪他说说话,美其名曰,蔺晨那日摔倒,自己心中有愧。两个人在房间里待上一会儿,萧景琰再一出去,别人再一看蔺晨,就都带着点莫名其妙的笑容。

蔺晨反应过来,原来萧景琰这是报复他想方设法躲着他的仇呢。蔺晨抿着嘴唇笑笑,结果没控制住,越笑越严重,到后来简直要捶床板。飞流倒挂在屋檐上,探出脑袋看他,摇摇头“疯子。”

蔺晨脚伤一好,正准备继续躲桃花劫,就在这个当口,梅长苏又晕了过去,这次来势汹汹,情况不太妙。蔺晨奔到梅长苏的屋子,开始治病。这一次梅长苏至少要闭关七天,如今局势紧张,七天没有梅长苏的日子简直不可想象。

蔺晨无心政事,这些勾心斗角他一向最不愿意参和。结果这些有情有义也有脑子,但显然不太够用的下属,果然闯了祸。蔺晨叹气,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梅长苏苦心经营的事业再有差池吧。

这个乱摊子还得他来接。

于是蔺晨不得不一边给梅长苏治病,一边替江左盟诸事宜把关。这些都还好,唯有还要帮萧景琰处理
政事最让他有点头疼,他这个桃花劫,算是躲不了。

每晚萧景琰走地道,赶来和他探讨政事,蔺晨虽是江湖人,可自有江湖人的眼光,远见卓识,倒也真给萧景琰不少建议。两个人要是讨论的晚了,就偷偷溜出去吃点东西,喝两杯小酒。

政事繁忙,梅长苏那边情况还不算好,结果萧景琰又病了,虽然只是着了凉,到底还是让人昏昏沉沉的不好受。蔺晨看出他的不舒服,伸手握住他脉门,继而用手贴了一下他的额头,立刻皱起眉来。

“殿下发烧了,快去休息。”蔺晨把他手里的笔夺下来。

“无妨,只是小事。”萧景琰没有动弹。

蔺晨也不说话了,只是盯着他看,脸色严肃的很。萧景琰被看的浑身不自在,忍不住又添了一句“我真的没事”。

结果蔺晨扔了笔转身就走,一言不发。萧景琰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去扯他袖子。只是他一向耿直,自然不会说软话,也不会轻易低头,只是死死拽着蔺晨的袖子,瞪着大大的眼睛执拗的看着他。

蔺晨低头一对上萧景琰隐忍倔强还带着点委屈的眸子,立刻就败下阵来。只得叹了口气,想他蔺晨,向来是来去如风,何曾因为什么羁绊逗留,又何曾向谁示过弱,即便是梅长苏他也是可与之针尖对麦芒的人,唯有他的这个桃花劫啊,一个眼神扫过来,蔺晨只能放柔了口气,“这个时候,你要也病倒了,后果更严重。”

萧景琰点点头,起身往回走。蔺晨想送他,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回去多喝些热水。”蔺晨在萧景琰关上地道门之前,忍不住仍是说了一句。萧景琰轻轻“嗯”了一声,也不看他,飞快的合上地道门。人却没有走,呆呆的站在地道门后,不知道在等什么。

蔺晨也久久没有动弹,仍保持着立在地道门前的姿势。两个人隔着一道不算厚的地道门,各藏心事。

后来,蔺晨还是没有再次敲开地道的门。

之后的几天梅长苏的身子好了些,萧景琰也不常来苏府了,偶尔来了,也只是跟梅长苏谈政事。蔺晨依旧每日嘻嘻哈哈,偶尔逗逗飞流,趁梅长苏不注意,把飞流偷带去青楼楚馆玩。

回来了梅长苏指着鼻子骂蔺晨,说他自己感情受挫,就祸害别人的家庭!蔺晨瞪大眼睛看他,半晌憋出来一句“感情受挫你大爷!”然后头也不回的转身走掉。

几天后,九安山春围,皇上点名让萧景琰带着梅长苏去,苏府上上下下开始准备。蔺晨悠闲的在被他压坏的那撮草前,站着发呆。如果这时候,他要是知道誉王搞了什么幺蛾子,他肯定不会选择一番犹豫之后,还是决定不跟去,留在金陵。

结果这件事情还是发生了,誉王举兵谋反。虽然消息已经被封锁,但蔺晨自有他的消息来源,他一听说,整个人都有些慌乱。

他担心,他非常担心,担心政局不稳,担心梅长苏,担心苏府的兄弟,还有,他骗不了自己,他担心萧景琰担心的特么要疯掉了!

他不敢想,带去春猎的一点将士该如何抵御誉王的大军,也不敢想忠勇的萧景琰会怎样在枪林弹雨里拼杀,最后要么被人所杀,要么筋疲力尽而亡。

蔺晨揉揉额角,桃花劫算什么,他的潇洒自由算什么,跟萧景琰的命比起来,什么都不算不了什么。

多情之人往往容易对一件事情寡情;寡情之人,又往往只对一件事情钟情。

金陵离九安山虽远,蔺晨却不能坐以待毙。他得去,他得陪在萧景琰的身边,不然还怎么能算是合格的桃花劫呢?

蔺晨一边昼夜不停赶路,一边在心里使劲祈祷萧景琰能多挺一会儿,即便他一人之力或许仍不能改变什么,至少,真要到了奈何桥,他追上去,还能使劲打翻萧景琰手里的那碗孟婆汤,还能记着他。

萧景琰去借兵解九安山之围,心里头猜也猜到了留在九安山拖延时间的人,情况是多么危险,战况是多么激烈。萧景琰只能再使劲夹一夹马腹,希望快点再快点。

蔺晨在路上得知萧景琰去搬救兵的消息,临时改了道,去追萧景琰。结果还是只在萧景琰借兵往回赶的路上才追上他。

萧景琰看见路中央骑着马一身白衣的蔺晨,这次他的出场没有清风,微雨,竹骨伞了,只有连夜赶路的疲惫,身上的风尘,凌乱的发丝,和眼神中浓浓的担忧。

“你。。。回去!”萧景琰语塞,只觉得心中有股陌生的热流在疯狂肆虐,这是千里绝尘而来的蔺晨,是身子带着风,环着雨的江湖侠士。

自在洒脱,冷漠无情总好过如今也搅进这生死危局,这本无关他的命运,更加不能因为谁,就要承受这一切,这样不公平。他希望他们的故事能在那晚终究没被推开的地道的那扇门前,终止。

萧景琰红着眼睛又吼了一遍,让蔺晨哪儿来的回哪儿去。

蔺晨笑笑,声音平静满足,“二十八,遇桃花。遇见了,不回家。生同守,死同归。”说完加快速度启程,留下一头雾水的萧景琰。

生死残阳,大风猎旗。战况激烈,无数将士亡于此场战役,萧景琰救驾及时,平息了这场谋反。战斗流血,这是政治上的常事,誉王一败涂地,只是拉上许许多多的将士作陪,这些将士还来不及为自己申辩一两句,也许还没搞懂情况,就已经成为权力争斗的牺牲品。

蔺晨厌恶这些,如今却没法置身事外。连夜赶路本已疲劳,又马不停蹄的加入战事,一个没留神,被人从肩膀上溜了一刀,索性他闪避及时,划的浅。一时间,血也流的不多。蔺晨摸摸肩膀,自己心里好笑,还真是桃花劫啊。

战事平息后,萧景琰带着兵符去复命。蔺晨赶去看看梅长苏的病有没有发作,这一番折腾,又强耗精神,梅长苏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这边条件有限,蔺晨只能先拖住他的病情,回到金陵再做打算。

众人急急忙忙开拔回到金陵,萧景琰有太多事情要忙,蔺晨也全心全意照顾着梅长苏的病情,两个人对于那日莫名其妙的对话,也没机会再好好提及。

萧景琰临封太子的前夕,半夜坐在苏宅的墙头喝酒,那里有一片至今长势七零八落的花花草草。这片墙头有个傻瓜摔下来过两次,想到这,萧景琰忍不住笑笑。

这晚月光很好,明日他就要封太子。大势基本已定,赤焰军昭雪之日指日可待,他的哥哥,林帅,小殊,泉下有知,一定都很高兴。萧景琰狠狠灌了一口酒,心里头一时之间复杂的很。

这一切越快要到来,萧景琰越认识到自己会得到想要的,同时也会失去很多的东西。即便他终于翻案了,小殊他们也不可能再回来了。他还是孤零零一个人,不知道幸运还是不幸。

蔺晨在宅子外盯着萧景琰寂寞单薄的背影,自己碎碎念,蔺晨啊,你这要是过去了,可真就是回不来了。眼前这个人明天就是太子了,将来就是皇上了,你要是过去了,你的大好河山就没了啊,你自由自在的潇洒日子就结束了啊,你最烦的东西一股脑都来了啊,蔺晨啊,你千万不能鬼迷心窍啊,清醒清醒!这可是一辈子桃花劫啊,蔺晨,想想顶针婆婆的辣花生,你的大漠正宗烧刀子,骆驼肉,你的风景奇秀小灵峡。。。

“唉。。”萧景琰叹了口气,叹的不算重,只是那股子寂寞清冷的味道实在太浓厚了些。

蔺晨哀叹,转身就飞上墙头,一点都没犹豫。去他的潇洒自由吧,先让这个男人不要这么忧伤的叹气最重要!

蔺晨心想,他真是栽了,只是叹了一口气,就把他之前所有的心头好都比了下去。

后来,蔺晨真的栽了,还是带着萧景琰一起栽下去的。他感觉应该是跟这片墙头犯克,三次了,他就没在这个墙头站稳过。(好愤怒,可是他还得保持围笑(; ̄д ̄)

蔺晨刚才飞身上去想拍拍萧景琰的肩头,结果他脚一滑,要往下摔,萧景琰下意识去拽他,结果被他一起拽下去,不过阁主轻功好,在空中还来得及翻个身,垫在底下,让萧景琰摔他身上。

可想而知,这墙头底下的花花草草真是倒了血霉。

萧景琰无奈的想扶额,刚想从他身上起来,就发现蔺晨的手死死揽着他的腰,还大有到处游走的嫌疑。

“蔺,晨。你在干什么?”萧景琰皮笑肉不笑的看他。

“我这不是在护驾嘛,从那么高的墙头上摔下来,我可是垫在殿下的身下啊。”蔺晨挑起嘴唇笑笑,手放的地方更加不规矩起来。

“哦。”萧景琰冷笑一声,然后大喊一声“来人啊,护驾!”

顿时,院子里就冲进来一伙儿将士,把蔺晨团团围住。萧景琰爬起来,拍拍身上的土,动动手指,立刻有将士冲过去一把架起一脸懵逼的蔺晨。

“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真正的护驾。”萧景琰抬高下巴,瞄了一眼蔺晨转身就走。

今晚的月色真好,萧景琰仰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发自内心的觉得,走了几步路,终于忍不住,放声大笑起来。


和有情人做快乐事,别问是劫是缘。









终于写完了,断断续续写的,貌似可能不太连贯。(; ̄д ̄),心塞塞。
我还没更桑榆向晚,还没写千粉贺文,不知道抽什么风,非想写个蔺靖。😂😂
那个,就是最近挺忙的,所以,可能桑榆还要晚一些。
谢谢大家的鼓励支持认可,我都看到了,暖在心里,因此觉得怎么着都得努力写。
哈哈哈,大周末,大家都要心情好好哦(˶‾᷄ ⁻̫ ‾᷅˵)。
































































评论

热度(5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