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美味关系》 风丽 现代AU 第二十五章 生变

楚翘:

此二章主楼春,略虐预警。
----------------
汪曼春坐在街心公园的长凳上,对着正在沙坑和转椅上玩耍的孩子们发呆。
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西装和西裤套装,上衣里面穿一件絳红色的吊带衫,露着精致的锁骨,挂着蒂凡尼的镶钻钥匙挂坠,又精神又美艳,提着一只淡灰色的凯丽包,和整个街心公园的氛围格格不入。
这时候要是有人好奇走近她,会发现这个美貌的精英女子泪流了一脸,然而现代都市人没有这种关心别人闲事的爱好,因此她可以尽情的哭。

“汪小姐,这是你的体检报告,你的腹部B超有点问题,输卵管有粘连,子宫内有囊肿,我建议你进一步做一个详细的妇科检查。”
她整个人呆住,医生则继续问着问题。
“生理期是否疼痛,其他时间有无出血?”
“你是否抽烟?是否饮酒?是否已婚?有无妊娠经历?”
“有无固定性伴侣?无?那性生活频率是多少?”
“并不算太严重的病,你目前没有觉得非常不舒服,及早治疗,对生活不会有太大影响。”

医生见惯了各种病人,像曼春这种病,已经算是最轻的一种,她笑得很平和,也很隔膜,用冷静客气的语气安慰着她。
曼春像在无边的荒野上奔跑,四周有狼有虎,多年的经验让她强行镇定下来,可是手还在抖,膝盖也在抖。

“医生,最严重会有什么问题?”
医生看看她后面,“你家属没跟来嘛?”
“我没有家属,”她摇头,父母早年过世,她没有亲人,无牵无挂,“医生,你可以跟我说,我能承受。”
医生此时也露出点惋惜的神情,这女子整个人像会发光,这么漂亮,一看衣着谈吐就是金领阶层。
“我需要进一步帮你检查B超,另外帮你做腹腔镜,取出一些组织进行筛查……”
她打断她,“……是……癌细胞的……筛查吗?”
医生点点头,又马上补充,“这个是例行检查,一般可能性都很小的,只是帮你排除一下,勿需担心。”
“好的,”她苦笑,“医生,我想问,如果不是癌症,我需要怎么样做?会对我未来生活有什么影响?”
医生难得的,把手放在她手上,她的手很凉,不柔软,常年的酒精消毒和接触金属检查器材,让她的手骨节分明,曼春在她的手里找不到安慰。
“子宫肌瘤很常见,可以微创手术,如果不严重,也可以在日后的剖宫产手术时同时进行,输卵管粘连就稍微麻烦一点……”欲言又止。
她心中清明,“会影响生育?”
“现在来说没有百分之百的影响,只是在概率上……”
她打断,“好了医生,您先帮我安排检查吧,那些都不重要。”
“你要是有朋友或者男友,不妨叫他来陪你,没有那么怕。”
汪曼春一笑,“医生我不怕。”

她从来没有想过结婚,也没有想过要生孩子,她自己这么潇洒,完全不能想象抱着一个孩子要怎么生活。
可是人就是这样,有选择的时候未必珍惜这个可以选择的机会,等到没有选择了,才拼命想要,譬如一个本来不爱吃糖的人得了糖尿病,冒着加重病情的危险也要吃一块奶油蛋糕。
医生的用词极之有技巧,【不是百分之百】,【医学昌明没有绝症】,【这是很常见的病症】等等,试图来安慰她的病人。
刀不割到自己身上是不痛的,世界上其实没有感同身受这回事。

有个手脚像小节瓜一样粗壮的小姑娘,戴着个粉色的遮阳帽,跌跌撞撞的走过来,看来刚学会走路,像个小包子,走到她面前,一下扑在她脚下,把口水沾在她白色裤腿上,曼春把她拉起来,她抬头冲她一笑,见牙不见眼,像一朵花般霎时绽放。
不知道是奶奶还是外婆的老年女子忙过来领走孙女,看着泪如泉涌的汪曼春像躲避瘟疫病人。

明楼今天眼皮一直在跳,不知道是不是没睡好的缘故,坐车的时候跳,开会的时候跳,看电脑的时候也跳。
他坐在桌前看着季度财务报表,眼睛又在跳,手机突然振动,他手一抖,把咖啡溅在了白衬衣上,这件GUCCI报销了。
“阿诚!”明楼叫着坐在他隔壁办公室的助理,“给我拿件衬衣来。”
换好了衬衣才想起看手机里面的信息。
是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发来的。
【明楼你好,我是汪曼春,如果有空想请你晚上吃饭,不知你是否愿意?】

明诚看着他大哥的眉头些微的皱起,像是在思考一个难题,有点好奇,但是谨慎的性格让他不爱过多追问,如果需要他的意见,明楼会开口的。
人和人之间再熟悉,也需维持礼貌。

“你先出去吧,让小陈再给我倒杯咖啡来,”明楼看明诚还立在那,同他说,“哦,不要咖啡了,沏杯茶来吧,要铁观音。”
明诚答应着,转身要走,又被叫住。
“诶,阿诚,”明楼把一只手握成拳搁在桌子上,抵着脑袋,“王天风公司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吗?”
“并没有啊,一切挺顺利,也没出什么变故。”
“行,你出去吧。”

去还是不去呢?
明楼发愁了。
上次把话说的那么死了,再见面还有意思吗?
自己是那种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人吗?
但是汪曼春那么骄傲的人,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了,否则不会轻易找他。
难道是因为寂寞?也不对,她何愁没有伴。
但是他自己就没有自己的骄傲了吗?
曾几何时明楼也是让一众少女心碎的人啊。
去还是不去,这是一个值得考虑的问题。

汪曼春向公司请了一周的假,说要休息一阵子,王天风和郭骑云问她有什么事,她只说累了想休息。
她在去了几次医院做检查,都是自己一个人去的,她不惯为了不确定的事情麻烦人,她知道这种时候把可能的情况告诉朋友,大家只会对坐发愁。
【等我真的要死了再让他们来见证遗嘱吧。】她想。
这几天她什么都没做,就在她的二层小楼里,除了去医院检查以外,她打扫屋子,在菜市场买菜,回家烹调,买了各种鲜花插瓶,放上一缸热水读着一本书浸浴。
一直以来她在家里的时间少而又少,这是第一次发现家里如此舒服,和自己相处如此愉悦,她决定不管如何,以后都要尽力多花些时间在家,狐朋狗友与灯红酒绿此刻救不了她。
整理衣橱的时候她拿出明楼送的开司米披肩,发了一会儿呆,不知道为什么她很宝贝这一套开司米用品,专门到商场里去买了防蛀球和抽湿机,细细的询问店员日常应该如何保养。
有点想念明楼了,那十几小时飞机上的陪伴,想起来就觉得很温暖。
要不要叫他来呢?人家不会来吧。
又何妨试一试呢,自己反正都这样了,自私点又如何。
人在遇到事情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个最可依赖的人,她这么多男朋友,此时只觉得明楼是个可靠的好伴。

地址发过去,明楼应约上门来。
他穿着休闲装,不像平时一身西装那么严肃,看起来年轻了不少,提着一个纸袋。
她以为里面是酒,原来是两罐樱花茶。
“同事去日本带回来今年的新樱花玉露茶,异香异气的,不适合我们粗人,我借花献佛了,拿去尝尝。”他很客气,绝口不提上次的龃龉。
真正的男人是很少和女人斤斤计较的。

汪曼春穿着条棉裙子,直拖到脚面,头发好像刚洗过,半干着披在肩头,不施脂粉,跟平时完全不一样,多了几分朴素的柔顺。
她让他进屋,他打量屋子,简直是洞天福地,墙上爬着蔷薇,一楼厅里有一半是玻璃房,阳光照着一室,放着一张铁艺木头桌,配套两把椅子,既能享受露天的感觉,又不必担心刮风下雨。
明楼情不自禁的赞道:“这地方太妙了,只不过冬天会不会冷?”
曼春指一指另一道门:“另一边厅又做了一道保温门,冬天关起来比较暖,进来坐。”
里面情景更美,柚木地板,水晶吊灯,欧式家具,一墙书,茶几上还有一台黑胶唱机。
“你这里跟我的屋子一模一样!”明楼脱口而出。
曼春吓一跳,然后又眯起眼的笑一笑:“是吗?”以为他跟自己套近乎。
“不信你看。”他拿出手机,找出自己房间的照片给她看,果然,除了曼春这里鲜花多一点,颜色缤纷点,明楼房间家具颜色比较深,其余真的异曲同工。
她涨红了脸,这次轮到明楼笑的眉眼弯弯了。

“不过说实话,你这里还真不错,租的?买的?”明楼站在厅里四处参观。
“租的,房主不肯卖。”曼春语气略有惋惜。
“真的跟我想的不一样。”
“不一样?你以为我的屋子里什么样?粉红色霓虹灯,黑色大床,羽毛拖鞋?”曼春嘲笑他。
“自然不是。”明楼及时的闭上了嘴。

汪曼春今天的状态非同寻常,他从这一派自然恬静中嗅出了山雨欲来的感觉,他的灵感不会错,能让她这样变化的,一定是大事。
她不说,他不问。

嗅一嗅,有香味。
“你做了饭?”他转换话题。
“呀,我都给忘了,”她扑到厨房里去,隔着手套去取烤箱里的东西,明楼凑近看,一锅红酒烩小牛肉,还有海龙皇汤,烤了一炉香蒜面包。
“哗,能让你为我下厨,我何德何能?”
曼春没理他语气里的夸张,她自己在国外读书,做饭是必备技能,不做而已,做起来还是有两把刷子的。
明楼陪她布置餐桌,她取出醒酒器,倒进一支中价梅洛酒,只给他倒上一杯,自己还喝矿泉水。
“我今天不便饮酒,请你见谅。”

明楼心里咯噔一下,汪曼春能喝爱喝是人人都知道的,而且越烈的酒越喜欢。
她自己最爱喝“长岛冰茶”,看上去跟柠檬茶一样,其实有四种基酒调和,酒精含量特高,绰号失身酒,她像真冰茶那么灌下去。
连酒都不喝了,只有两种可能,第一,她身体不好;第二,她在吃药。
无论哪种,都不是好新闻。

曼春没意识到明楼心里已经翻江倒海,她把腿盘着窝在座位里,不管仪态,端起矿泉水杯子。
“明楼,和我说说你自己。”
-----------
楼春线有进展了
那边曼丽和老王暂时还在腻乎
今天母亲节,有空陪陪妈妈吧,没空给妈妈打个电话也是好的
我在苦练绘图技术但还是很差嘤嘤嘤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