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楼诚深夜60分】(蔺靖)色欲难戒

方小倚:

关键词:色欲 @楼诚深夜60分 


还有一篇论文一篇读书报告的我竟然一大早起来码字


本来以为自己写得出肉,然而并不


这是一个皇帝陛下在阁主出差的时候做了个大死的故事


依旧ooc,依旧强行扣题


 


 


色欲难戒


“陛下,皇后娘娘跟太子……在外面跪着,非要见您呢。”


老和尚已经很多年没有见过这么如瀑的黑发,被一个木簪松松地束着。不知道牵连怎样的尘世痴念。


“戒贪、戒嗔、戒痴、唯心、随心、忘我。”这是萧景琰还是皇帝时,老和尚曾斗胆劝解过这位年轻的中兴之帝的。


萧景琰盘腿坐在榻上,素服木簪,青灯古卷,刀刻般地轮廓,也被夕阳模糊了。此刻的萧景琰安静地像一个活佛。只是。


老和尚这一生见过无数的人,云也泥也,金也玉也,山也水也,风也尘也,他一眼就看出,萧景琰不是佛门中人。


萧景琰来的那日只说是礼佛,仪仗卤簿,车马随从,可是这年轻的皇帝一踏进正殿,便转身吩咐随行的官员候在殿外,独自一人跪在佛前。


老和尚那天就站在殿前,右眼皮疯了一样地跳。


“高湛,宣旨。”


老和尚看到群臣的眼神里的慌乱、惋惜,甚至是绝望。


“以后,朕便在此清修,皈依佛门,朝中大小事,不必再来扰我。”


“陛下三思啊,太子年幼,太后娘娘精神亦不如前,柳皇后体弱难以辅佐新帝……”


“不是还有国师吗?”萧景琰没有给沈追把话说完的机会。“朕很放心。”


蔺晨啊,也就是你不在的时候,我才敢如此把你一切都撂给你。


老和尚看着萧景琰这一抹轻笑,只觉得心下凄然。这一弯眉眼里有太多的执念,就这么埋在佛前……会死人的。


佛祖会怪罪的。


 


“陛下,您是帝王,该有贪有痴,有嗔有怒。只有这样,你才能和你的子民一起活着。”


萧景琰还是闭着双眼,静静地转着手中的佛珠。


“老衲今年八月,就一百零七岁了,佛祖慈悲,让老衲看尽了众生百态。老衲无父无母,随着一个木盆漂到了寺前的河边,被师父捡了回来,没有什么前世因果,便入了佛门,这是命。我的大弟子慧皎,在十岁上死了爹娘,二十五家乡饥荒妻离子散,孤身一人逃难至此,在城外被一家少爷的大马踩断了腿,拖着一条断腿,走了二十里地连夜上了山,这是没有生路了。我的小弟子慧然,是我一老友的遗孤,也曾是一霁月清风的少年,祖上显赫,家室殷实,二十出头便中了状元,入朝为官,想一展壮志,谁知却跟错了人,受了宁国侯的牵连,宁国侯流放后,他便一病不起,我把他带上山,是想救他一命,这是心死了。”老和尚走到萧景琰对面坐下,他看到萧景琰手里的佛珠不知什么时候停了转动。


“可是陛下您呢?”老和尚看到萧景琰的睫毛闪了一下。“您对这尘世的执念太深。”


萧景琰看着老和尚颤颤巍巍离去的背影,只觉得眼睛涩得生疼。


昨天晚上他住在寺里,床榻很小,很硬。但他却睡得十分安稳。


他没有梦到蔺晨。


没有梦到柳国老带着众臣跪在大殿上让他赐死蔺晨,没有梦到母后斥他不忠不孝,没有梦到为大梁鞠躬尽瘁的蔺晨被百姓视为妖孽,没有梦到蔺晨那一袭白衣满是鲜血。


现在这一切都离他的梦远去了。


他萧景琰厚颜无耻地让佛祖隐蔽他最无耻的心思,只要能守得蔺晨一世平安,佛祖啊,我愿意在地狱里受生生世世的折磨,再不轮回。


 


“景琰还是不愿意回来吗?”太后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明知故问什么,他这个儿子的性子,最像她自己。该与不该的,他们知道的最清楚。


“皇后啊,你不要再去了,景琰想得明白自然会回来,要是想不明白……你也不必去的。”


柳皇后当年难产落下病根,这么多年一直不见好,这两天日日带着两个孩子跪在寺外,侍女搀她下去时,她已经有些站不稳了。


景琰啊,你到底是狠下心了。


“高湛,国师回来了吗?”


“回太后,明儿应该就到金陵城了。”


“你派人去国师府上候着,人一到,立马让他来见我。”


 


 


“陛下……”


“皇后还跪在门外?”


“不是,今儿皇后娘娘没来。”


“没来……好,没来好。”他对不起柳皇后,对不起这个陪他一路走来的姑娘。可是,除了皇后和皇太后的尊荣,他什么都给不了她。他也知道,这些她并不想要。


“国师来了。”


萧景琰不觉一震,他觉得那一瞬间,他突然明白有些心思连佛祖也隐蔽不了,有些执念,连佛法都超度不掉。


“不见,我不见他。”老和尚看到这个活佛身上爆发出最浓艳的尘世烟火,活佛金身裂开,又变回了凡间的皮囊。不过,佛祖啊,感谢您的慈悲,他活过来了。


老和尚转身出了禅房,在他将要掩上门的时候,他听到了萧景琰焦躁的声音。


“师父,我想好了,我不想再带发修行了。”


老和尚轻轻地叹了口气。孩子啊,你还是看不破啊,三千烦恼丝,也只是三千烦恼丝罢了。执念不灭,万物复生。


“太后口谕,国师蔺晨有重要军情亟需面呈圣上,任何人不得阻拦,钦此。”


 


老和尚进来之前萧景琰已经散下了头发,静静地跪在佛前,佛前的烛火一跳一跳的,他从来没有好好地看过佛祖,不知他是慈是威,只是以前母亲常说蔺晨生有佛像,面如莲花,现在一看,倒是母亲妄言了。


不过蔺晨却是生得端正、慈悲,以前还在琅琊阁时只觉得他嬉笑怒骂游戏人间,后来他束发入朝,才知他心有天下。当年他看蔺晨一人在山顶练剑是觉得他的衣角都是抓不住的,后来他们并肩看过这大梁的每一寸河山,又觉得蔺晨温柔得真切。


现在,他欠蔺晨的,这一世都还不清了。


萧景琰听到老和尚的脚步声时竟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房门的吱呀声化开了他眼中如星坠落的柔情。可是,景琰啊,老和尚看不到,佛祖看得到。


萧景琰感到头发被拿起时,他竟有点想哭,他猛得闭上眼睛,黑暗中,过往如走马灯一般在他脑海中闪过,在梅府门外拥着自己的蔺晨,在大殿上给自己使眼色的蔺晨,装醉耍赖睡在自己寝殿台阶上的蔺晨,在大渝使臣面前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的蔺晨,元宵节偷偷拉亲自己的蔺晨……萧景琰再也勉强不来想要上扬的嘴角,这一笑,化了的眼泪顺着睫毛滴在地上。


“你把佛祖的地板弄脏了,佛祖是不会要你的。”


蔺晨的声音从身后传来时,萧景琰觉得,如惊雷,如云中鸿雁。


“你来干什么。”萧景琰不敢回头,蔺晨的声音已经让他濒临崩溃,万劫不复于他们只差一个眼神了。


寺院的钟声响起,而蔺晨却久久不曾言语。


萧景琰耳边那一缕头发就那么被蔺晨拿着,他不敢动,也全然忘记让蔺晨放手。


突然萧景琰觉得耳边一片濡湿,他清晰地感觉到蔺晨舌头上的纹路在他的耳垂上来回磨蹭。


萧景琰像是被扔上陆地的鱼一般开始挣扎,只是蔺晨紧紧地箍着他,像是要把两个人的血肉揉在一起似的。


“我就是想让陛下知道,自己色欲难戒,六根不净。”


萧景琰能感受到蔺晨喷在他颈后的灼热的愠怒。


“蔺晨,你放开,你知道你在干什么吗,佛祖看着,我们会遭天谴的!”萧景琰已经被逼红了眼睛,他已顾不得自己的怒火会被多少人听到,他以为,这样,他就能在蔺晨这里保持最后一丝理智。


蔺晨啊,我们会遭天谴的,你放开我,让我一个人去偿还佛祖承诺佑护你一世的债,一别两宽,让我在佛前日日忏悔我对你厚颜无耻的爱恋,让我一个人肆无忌惮的爱着你。


“萧景琰,你看着我。”蔺晨猛得抓住萧景琰的头发,逼着萧景琰与他四目相对。都是请泪千行的脸,都是挣扎得通红的眼。“萧景琰,在梅长苏门前你的眼泪顺着我的衣领往进流的那一夜,我蔺晨早就万劫不复了,我他妈怕什么天谴。”


蔺晨发狠地一口咬上萧景琰的脖颈,十成十的力,血珠顺着蔺晨的嘴角,一滴,一滴,滴在蔺晨的白衣上。


“萧景琰,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萧景琰真切地听到蔺晨一字一句的咬牙切齿,“当今之世,我看谁管得了我琅琊阁主喜欢谁,萧景琰,你要敢先下地狱,你看我敢不敢让大梁也变成地狱。”


萧景琰就这么趴在蔺晨的肩上,埋在他的脖窝里,他们像是又回到了风雪中的梅府,空荡荡的梅府门外,蔺晨说,景琰,有我。


这自入囚笼的情意,是萧景琰一生都戒不了的情债。


 


 


“蔺晨,你干嘛!!!!”


“太后娘娘命我接你回宫,我给自家媳妇做完思想工作,我得给佛祖做做思想工作,向他老人家传达生动地传达一下你情债未还,尘缘未了的思想,让他老人家不要收你。”


“你……放肆!”


“不让放肆也已放肆多回了。”我让你以后再扔下我出家。


国师决定让皇上长个记性,闲杂人等回避。


 


 


“蔺晨你放朕下来!”


“昨晚我来的时候人都被我清走了,别动,再弄脏佛祖地板真的是要遭天谴的。”


只不过,此刻在萧景琰看来,比起天谴,揪掉眼前这个胖子的眉毛是他第一优先考虑的事情。


 


 


小剧场


“儿臣给母后请安!”


“臣妾给母后请安!”


“景琰你喊那么大声干嘛,母后耳朵又不背。”其实太后娘娘刚才隐约听到的某个词语真的让她怀疑了一下自己的听力。“蔺晨啊,回来啦,哀家本来还让人在你府上候着说你舟车劳顿先休息一阵子再上朝,谁知你直接奔……不说了,今天你们俩都留下吃饭。”


“臣妾领旨。”蔺国师的反应不是水牛宝宝每次都跟得上的。


 


 


 



评论

热度(193)

  1. lalooloo方小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