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与子同仇 第八十章(ABO)

君子阿一kkw:

我乞求着你能醒来,我乞求着你我都能度过这个难关,我乞求着你能平安无事。
凌远,我什么都不想要,我只是希望你能健康平安。但现在……你的生死却难以保证。
                                  ——By李熏然
第八十章
凌远短短三天,经历了八次生死濒危的危机,幸好每次都化险为夷。这三天来李熏然可谓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凌远,即使非常疲劳但却仍然不眠不休,他只是希望当凌远醒来时可以第一个见到他。
“李警官,回家休息一下吧,已经第三天了,你的身体也不是铁铸的,何况还有孕在身,这么支透自己对身体不好。”林念初知道了凌远的事情后也经常来帮忙,每次前来总是看到李熏然总是守在凌远身边,看着李熏然布满血丝的眼睛与眼睛下的黑眼圈也可以看出他的疲累,林念初实在不忍。
“没事……没事……”李熏然强打着精神,用手臂支撑起自己让自己站了起来,摆摆手说道。
“我给你带了点吃的,你吃吧。”林念初把饭盒放在桌子上,打开了盖子,说道,“就算不休息也该吃点东西补充一点营养,你不吃你肚子里的两个小宝贝还要吃呢。”
李熏然接过饭盒,抬起头对林念初笑了笑以示谢意,疲倦地揉了揉太阳穴,拿起筷子刚扒拉了几口,却只觉得胃里一阵翻腾,急急忙忙冲进洗手间一阵呕吐。因为长时间的不进食李熏然已经快吐不出东西来了,胃里一阵一阵地泛酸,翻搅般疼痛,就像被人紧紧拧住一般,让李熏然快透不过气来。一站起却是更加眩晕,眼前一片黑暗,幸好自己紧紧地抓住了洗手台的边缘。
“李警官,你没事吧?”
“我还可以,放心。”
放心,我的身体还没那么弱。
我的凌远还未醒来,我怎么会舍得倒下。
看见李熏然这样变相地折磨虐待自己让他的朋友亲人们都很不忍,任谁劝告都不愿远离凌远半步,凌父凌欢来劝过,简瑶薄靳言来劝过,甚至连自己的父母都劝过,可李熏然却仍是固执地坐在床边,端详着床上人的睡颜。累了就趴在床边小眯一会儿,时间还没过了五分钟却又被噩梦惊醒。在精神的高压与身体地极度负荷下,李熏然很累,真的很累。
在夜晚他会握着凌远的手给他说说话,多半也只是希望他醒来的,但最近连李熏然都变得沉默寡言起来了,只是一直很安静,眼神空洞的不知道在看什么。
凌远的手指好像动了一下,李熏然激动得简直快跳起来,兴奋地看着凌远,等了许久却不见他醒来。李熏然对林念初兴奋地说道:“你看你看,凌远是不是动了?他是不是要醒来了?”
林念初走近一看,一切却如之前一般,她惊悚地看着李熏然,半天却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好。
李熏然有些恍惚,他甚至出现了幻觉!
“没……没有啊……”即使残酷,林念初还是必须说出真相。她不能也舍不得再看李熏然就那么哀伤下去了。
“是……是吗?”即使哀伤,李熏然也累得连一滴眼泪都也流不出来了。
这两天的广播与电视播来播去也不过这几个内容:严惩因医闹故意伤害他人的份子,严惩暴力维权。
医护人员误诊,玩忽职守所造成的医疗事故有很多,那一部分医护人员的确该负起责任来,可是因为蛮不讲理、冲动莽撞甚至更极端采取报复杀人的也不少。在未调查清楚一切真相时,凌远却无辜遇害了。
“无论在什么情况下一个人没有权利伤害或剥夺另一个人的生命。”
为了腹中的两个孩子好,李熏然即使不眠不休也会乖乖按时进食,可却每次吃不到三分之一就胃疼,甚至全部都呕了出来。这样一吃一吐的,李熏然也没补充进什么营养。
腹部一阵疼痛,像针刺一般,像刀剐一般,疼得自己龇牙咧嘴直皱眉。李熏然赶紧抚摸着肚子想安慰腹中两个小宝贝的情绪,明明平时挺有用
的可是现在越抚摸却是越发的疼痛。
自己这是怎么了?孩子们抗议了?
下身像是有什么东西流出,疼痛骤起让自己双腿发软,支撑不了自己的身子,靠着墙滑倒了下来,鲜血染红了李熏然的裤子。
李熏然想向林念初求救,大张着嘴巴却只能发出十分虚弱的声音来:“念初……林念初……救我……”
林念初似乎听见了李熏然的呼喊,走近一看却发现李熏然靠在墙角,下半身早已浑身是血,捂着肚子皱着眉头,冷汗不断渗出。经验让她知道熏然这是快分娩的反应,已经流出了那么多鲜血和羊水,决不能再耽误时间,林念初当即采取行动,呼叫医生过来把李熏然送进产房。
“用力,再用力……”产科医生不断地为李熏然打气,可李熏然用尽了全身力气挤压仍然未能把孩子生下来,紧紧地抓住床单的手指有些泛白,李熏然早已没有了丝毫力气,终于疼得昏了过去。
“不行,产夫昏倒了,骨盆没有打开,孩子没法出来。”护士摇了摇头,说道,“羊水已经越来越少了,再这样下去两个孩子都可以窒息腹中,剖腹产吧。”
“出去让家属签署同意书。”产科医生把一份报告塞到护士手里,吩咐道。
现在进行剖腹产风险极大,羊水现在是少的可怜,而且李熏然是早产,这样下去甚至可能还未等自己剖腹成功两个孩子就胎死腹中。而且关键是如何在两个孩子抱出来的同时给大出血的李熏然救治,怕是会难产啊。
“医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熏然,救救我的孩子啊……”李母紧紧抓着护士的手,看着李父颤抖着签下名字,叮嘱道。
“我们会尽力的。”护士接过了同意书,转身回去了产房中。
产科医生遭遇了平生一个很大的考验,李熏然有的是双胞胎,两个孩子还是早产,为李熏然注射了针后划开李熏然的腹部,抱出第一个孩子,是个男孩,交给护士,男孩很快也就哭出声来,还是健康的。可是这第二个孩子有点悬,头部有点被卡在骨盆了,虽然骨盆已经在慢慢张开了奈何产道还是太狭小了,再这样挤压下去可能会窒息,看来把她从腹部抱出来是不可能的了,必须让她顺产。
产科医生把心一横,用着手术刀到把李熏然下身的XX剪开,把手伸进去把孩子拉了出来,鲜血溅了医生一脸。
“医生,孩子哭不出声来。”护士拍打着孩子的屁股却没有任何反应,急切地说道。
“再试试看。”医生无暇去分身于孩子,被卡在产道那么久也是早就料到会夭折的可能了。李熏然现在全身大出血,心跳骤减,情况也十分凶险。
……
“滴……滴……滴滴滴滴滴滴——”从ICU病房中传出心跳监测器刺耳的声音,一群医生冲了进来,紧急地把凌远送进了急救室。
“心跳已经快骤停,快给他做胸腔按压。”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医院大厅中间的廊道上坐着一个老人,手中的收音机发出刺耳的声音:“浮……浮云散…滋滋滋滋滋…明月……明月照……滋滋滋……照人来……”
“怎么坏了?”老人拍拍收音机,却仍是毫无用处。
空旷的医院廊道上,传着卡带的《月圆花好》的声音。
(PS:明天不更《与子同仇》明天更曲关,现在先更第八十章。)

评论

热度(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