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与子同仇 第八十一章(ABO)

君子阿一kkw:

我和阿诚二人,所做的事对得起国家,对得起民族,对得起信仰。我了解他,我也相信他。
做着在刀尖上讨生活的工作,只是被自己的满腔热血驱使着,每天都活在双重的煎熬与矛盾的折磨下,我是多么希望可以正大光明地站在阳光下,和我的阿诚一同站在阳光下……
明楼,你我都可以死,唯独你兄弟不能死吗?
                                     ——By明楼
第八十一章
明诚被惊醒了,他做了一个很长很恐怖的梦,梦里又一次尝试到了失去孩子的滋味。明明知道那个人不是他,只是一个和自己很相像的人,但分娩的疼痛却仍是让他背脊发凉。可能是还未从悲痛中走出来,明诚甚至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
抽出几张纸巾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起身打算去倒一杯水喝下,刚打开卧室房门就见到明楼站在自己门前,踌躇着要不要推门而入。
“你有什么事情吗?”明诚抬起头来看着明楼,表情却是十分的冷漠,语气中也听不出有什么情绪。
“阿诚,我……”明楼欲言又止。
“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我想先去休息了。”明诚只觉得喉咙干得很,却没有意愿与勇气想要前去倒水了。
“你回来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明楼转了身不敢去看明诚的脸,说道,“你对谁效忠?”
“我不知道我在对谁效忠,我只知道我现在在为明先生做事。”明诚的回答很精彩,但这个谎言简直不真实到明楼都不相信。
“你难道不恨我吗?”
“恨,恨之入骨。”明诚冷笑几声,回答道,“我怎么可能不恨你呢?我可恨不得把你杀之而后快!但是我现在更想让你体验一下那种生不如死,痛彻心扉的感觉。”
“阿诚,你变了。”
“是你从未好好了解我……”明诚说着,把后半句“是你没有从未好好对待我”咽进了喉咙里。
“那天我在庭院里看见一个人,很像你,可我一晃眼,那个很像你的人就不见了……”明楼抬起头来正视着明诚,眼里却含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我以为是我的幻觉,亦或是说根本就是我的‘幻觉’——我以为真正的‘你’回来了。”
明诚一时喉咙像被什么哽住一般答不上话来,只能一直沉默着,直视着明楼的眼睛让他有些心虚惧怕。
“时候不早了,早些休息吧。”明楼转身就走,说道。
“恩。”明诚小声地回答,随即却是更为响亮的关门声。
是我犯下的错,我该拿命扳回来。我们背负的是整个民族整个国家的命运,我们需要用各种手段,牺牲各种可爱的人来获得最终的胜利,来求得整个民族的生。
明楼,谁都可以死,唯独你兄弟不可以死吗?
明诚拉开抽屉,点上油灯,靠着微弱昏黄的灯光用着钢笔在干净的黄纸上写下一些东西——关于明楼的监视情报,这是南田洋子交给他每天的任务。他必须完成,他不得不完成。
第二天一大早,经历了昨晚的那点小插曲后明诚早已无法入眠,早早起床刚一打开门就碰巧看见住在隔壁房间的明楼也开了门。这么早?
“明先生,关于你昨晚说的话,我似乎想到了最好的回答。”明诚走过去,语气仍是十分的淡定从容,但却心虚得不敢直视明楼的眼睛,明诚知道自己在强装镇静,“曾经你被我尊为我的王,曾经你是我的全世界,可是有一天这个世界变得分崩离析,请问我还有什么理由去为一个我恨的人重新建造一个世界呢?请问你还有什么资格思考那是不是你的幻觉呢?”
恨,深入骨髓的恨!
但同时却是深爱着的,痛彻心扉的爱。
由爱衍生的恨,被恨控制着的爱。
“阿诚,你可以恨我,你可以讨厌我,我只是不希望你我却是这样互相对待。”明楼皱着眉头,说道,“关于孩子的事情,如果我不问你,你也不打算告诉我是吗?”
明诚不说话,只是一直倔强地直视着明楼。关于孩子的事情,明诚还真不屑被明楼知道一星半点消息。既然明楼没有遵守好诺言,既然明楼没有好好当一个值得被自己依靠的alpha,既然明楼没有当一个称职的好父亲,那又想奢求什么呢?
告诉他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那是自己对明楼的怜悯,关于自己其他的遭遇与失去孩子的总过程,明诚不屑被明楼同情——这是他仅有的倔强。
“如果你不问我,我希望这件事情可以被我带进棺材中,永远都不会被你知道。”明诚出了声,回答道。
选上了这条道路,明诚甚至早已为自己料理好了后事,选好了一口棺材,谁知道被人发现时会不会有一天横尸街头呢?如果自己真的那么短命的话,这的的确确可以被自己隐瞒,永远。
“你……你怎么敢!”明楼被明诚的话气得不行,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但也舍不得对明诚发脾气,只是闷声不哼地生闷气。
明楼自然是希望自己能够被明诚依靠,可一次一次的身不由己早就让明诚对自己失望透顶了,这个明楼很清楚。此刻他想重新拾回明诚的依赖与信任,但是早就在不知不觉中早已悄然改变了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再是以前的同仇敌忾,不再是以前的并肩作战,有的只是被明诚收回的机会与愈发生疏的关系罢了……
……
郭骐云站在王天风身边,听着他分析现在上海的形式,对他很是不利:
“抗日无分楚河汉界,看你愿意做芸芸众生中被保护的一个逃兵,还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战士。幸运的是,明家的所有人都选择了后一个,我相信明台也会是一个战士的。”王天风把手表解了下来,擦了擦表面看着时间慢慢流逝,说道,“是我害了阿诚这孩子。”
“老师……”
“我甚至把明楼的又一个弟弟搭了进来,或许明家人的命运就是如此,身份越高,责任越大,有的时候还要背负更多他们本不该背负的东西,牺牲本不需要牺牲的人与物。”王天风长叹了一口气,说道,“上海这趟浑水也只有他们能搅得动了……在这一点上,我佩服毒蛇,但同时,我也对不起毒蛇。我不仅害了他的omega,也折了他的弟弟,那未谙世事的弟弟……”
“毒蛇知道那件事吗?”
“不知道。”王天风抬起头看着天空,过了许久相爱回答了郭骐云的话,“他不能知道,同时,阿诚也不希望他会知道。”
见明台来了,两人的话题也就此打住。
“我在这里,送走了一批批的孩子。有的送到了前线,有的送到了敌后,有的送进了坟墓。他们有的温和,有的敦厚,有的烈性。即便是有贪生怕死的,也都是些好孩子。只可惜,他们生错了时代,进错了学校,投错了老师。”王天风叹了口气,把手表递给了明台,笑着说道,“这个送给你。”
“老师……”
“我需要一张新面孔,一个有勇气有担当的新人。为我去重建上海站小组。”王天风看着明台,真挚地说道,“而这个人,非你不可。可是你要想清楚,如果你选择了这条道路,从今天起,就再也无法回头了。未来的日子极为凶险,怕是凶多吉少了……”
王天风在赌,他赌明台会答应。因为他知道,明台是一个革命者,一个时代的战士,一个充满正义感的中国人!

评论

热度(63)

  1. 李靓蕾Jinglei坚强的自己可以给自己抱抱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