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楼诚衍生/大乱炖】八个男人一台戏17

马甲无人知:

回到三次元辣么久,昨天突发奇想翻了翻lo,看到一位镁铝(我就不相信你是男的(›´ω`‹ ))说在我坑里蹲了一个月……受宠若惊,拼死也要从三次元爬回来填坑😳😳,么么哒!


第十三章
下午的时光总是温暖而短暂。
八个人,三五成群窝在沙发上晒太阳。
晚饭是凌远、阿诚和小方三个人做的。
杜见锋见小方去厨房,硬是要跟着一起去帮忙。
小方对他的态度好了很多,只是冷冷说了一句:“你去别帮倒忙就行了。”
杜见锋忙不迭的点头哈腰,恨不得为方孟韦马首是瞻。


杜见锋能做的事情很少,大致就只有淘米煮饭了。
他淘好米后,见手边的吊炉里刚好有半壶冷水,就直接倒进了锅里。
晚饭的时候,那出锅的米饭绵软粘甜、香气诱人。
旁人皆忍不住称赞。
杜见锋得意的和小方炫耀:“怎么样,我手艺还不错吧,以后天天给你做!”
方孟韦冷哼了一声,不明白煮个饭要什么手艺——不过这米饭的确色泽味道都很好,他也忍不住多吃了半碗。


蔺晨闻这米饭总有种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但一时半会儿又想不出,也就算了。
他离萧景琰坐的很远,中间隔了四个人。他总是忍不住借夹菜的空档抬头,假装不经意地扫视那个人。
萧景琰能感受到那小心翼翼的目光。
他只假装不知道,继续吃他的饭。


这座宅子只有四个房间,是按照两人一间,早就分好的。
蔺晨和萧景琰再见面本就有些尴尬,更不愿同榻而眠。所以蔺晨心里做了打算,等晚上人都回房了,他就睡在客厅的沙发上。
明早天一亮便走,也不必再与谁道别。
他是这么想的,也就如此和萧景琰说了。
萧景琰垂着眼睑,看不出喜怒。算是默许了。


方孟韦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晚饭不曾喝酒,但是脸颊上早早露出了两片绯红,浑身上下燥热黏腻,想出汗来却憋在体内生不出来。
他早早便回房休息了。
半睡半醒的状态下,他身体燥热的情形不仅没有好转,似乎还有了更甚的势头。
方孟韦早已不是孩子,有些难以启齿的事情也都干过。
他明了自己身体的反应是为何,却莫名感到一阵羞耻和难堪——他,居然在和杜见锋同睡时,身体出现这样的反应。
但身体是诚实的,强烈的渴望让他无法抵抗。
当欲望产生时,所有的道德伦理都在一瞬间变得微不足道——他的腿忍不住夹着,左右交叉转换着搓揉。
更大胆的事情,他实在做不出了。
因为他听得见杜见锋的呼吸声,平稳有力。就在他的身旁。


当小方口干舌燥,欲火焚身,正试着用自我意志去对抗情欲时,杜见锋突然翻了个身。
他喳吧着嘴,手臂不经意间环上小方的细腰,一条腿挂在他身上,脑袋凑过来同方孟韦枕在同一个枕头上。
“恩,老婆……”
他绵长轻柔的呼吸声靠在方孟韦耳边,鼻腔里呼出的热气像是意识似的直往小方耳根上窜,温热臊痒的感觉,令方孟韦心悸难平。
“杜见锋……?”方孟韦小声问了一句。
没有得到回应。
他已经睡着了,刚刚是在说梦话呢吧?
——方孟韦这样安慰自己。
他没有心思去考虑杜见锋在梦里遇见了谁,又是做上了怎样的春梦才会搂着梦里的姑娘叫“老婆”。
他所有的感官在黑暗中开始变得异常敏感,尤其是在杜见锋“不小心”触碰到的地方——腰间,和大腿。
明明隔着衬衣,被触碰的地方却开始发热骚痒,而其余没被触摸的每一寸皮肤都暗自叫嚣着温存。身下有种急不可耐的饥渴感,方孟韦刚靠双腿压着根本无法缓解。
被一个男人搂抱着,却产生如此不堪的念头。
方孟韦感到很羞耻。


他侧过身,想要远离杜见锋那条有意无意在撩拨他的大腿。
但是杜见锋死死搂着他。
方孟韦刚一翻身,却又被杜见锋一只手臂给扳了回来。
“老婆,乖……”杜见锋喳嘴哼了一句。
“杜见锋?”
仍然没有得到回应。
但杜见锋的动作却越来越大胆,挑拨越来越露骨,仿佛是在梦里扑进了温柔乡,硬是把方孟韦当做了他梦里的女人。
梦里的女人。
——至少单纯如小方,是如此认为的。

评论

热度(58)

  1. MAO小败马甲无人知 转载了此文字
  2. 李靓蕾Jinglei马甲无人知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