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凌李】和院长婚后的三十天 Day30(完结)

柳逐卿:

Day 30(完结)


凌远与李熏然的婚礼如期而至,凌大院长攒了许久的老婆本得以有用武之地,一掷千金包下了新市最大五星级酒店的最大宴会厅,熙熙攘攘的人群面上皆有喜色,无不欢喜的话盛了一箩筐。


韦天舒和赵启平虽然没有实现当伴郎的愿望,但他二人一个在凌远身边一个在李熏然身边,两人皆是黑色西服,衬着那一对新人白西装纯洁无暇,虽然看上去黑白双煞稍有些视觉冲击,但画面总归还是不错的。


宴会厅里早已热热闹闹,虽是两方亲眷但也多为熟识,早已说说笑笑成了一团和气。


李熏然战战兢兢地往里头望一眼,咽了口口水。虽然他并不是没有见过世面的那种小喽啰,然而这种盛大又庄重的场面饶是叫他觉得两股战战。


赵启平眼尖,看出了李熏然的不适,笑嘻嘻地拍了他肩膀一下,眯起带着促狭色彩的眼眸,道:“李sir,临阵畏缩可不是你的风范啊。要知道,人人可都有这么一天的。”


李熏然又紧张地咽了口口水,没有说话。凌远就站在他的对面,见状却未曾言语,只是投过来一个彼此熟稔的眼神,唇缝开口,无声地做着“别怕,我在”这四个字的口型。李熏然的心登时定下不少,朝他暗暗点点头。


出乎意料的是,凌夫人竟也在列。只不过不知道是凌欢还是凌父做通了她的思想工作,虽然面上没有多少开怀的喜气,但好在也是眉眼含笑,没得这般慑人。


就连平日里不怎么着家的大哥也带着嫂子和侄子在座,一家人和和气气,也是热闹。


凌远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许乐山。


不记得自己到底有没有给他派发过喜帖了,凌远见着他的时候心中的情感总是来得微妙又矛盾。但见许乐山西装革履,头发都梳的油光发亮,面上喜气洋洋,虽然不认得这里如许人也,却也格外开怀。


罢了,前尘往事而已。凌远这样安慰着自己,终究都要过去了,就连母亲也来了,不是吗?


说白了婚礼实则也还是规规矩矩的婚礼,尽管在某些方面并没有所有人所想的这么传统,但既然接了请柬,人也到席,便也是默认了接纳了这二人之间的关系,否则岂非自己打脸。


凌远忽然就觉得,这一切的一切,就仿佛是一个梦一样。


如果,如果这真的是一场梦的话,如果所谓的梦魔真的要吞噬寿命才能为人筑造这样一场梦境的话,怕是凌远也会心甘情愿。


当宴会厅整个暗下来的时候,韦天舒和赵启平偷偷摸摸溜回了自己的座位。


凌远与李熏然选择一起打开这扇大门,也选择一起携手并肩在众人的目光之下,走到那高台之上。


婚礼进行曲的音乐总是格外的庄重,二人的脚步都是一致的默契。全场昏暗,唯有这一条铺设成天梯一般的走道上点缀着灯火,影影绰绰,星星点点,铺满了花瓣的地毯与头顶垂落的白色玫瑰,映衬着二人身上同样纯白的衣装,无端地圣洁。


李熏然想起那一日在彩绘玻璃的教堂中,凌远向他求婚的场面。


那枚戒指已经和当日的那枚毕业戒指一起,安静地躺在红色天鹅绒盒子里,而盒子也安然地沉睡在干净的抽屉里。


他的手指上,将要镌刻下另外一场永恒的誓言与承诺。


走道很长,是凌远亲手布置的,他计算过两个人的步长大约走多少步,试验了无数次,就连这一盏盏细小的灯盏,他也开关闭合了无数次。


凌远与李熏然携手共走了整整六十步,走到了证婚人的面前。


算上今天,他们也不过在一起生活了整整六十天而已,短短的两个月确实并不能够证明些什么,但是未来还有很长很长,整整六十年也够他们共同度过。


不对,若是算上彼此拥有这份心意的时间,恐怕并不止这些时日。


凌远说过,很早,很早之前,他就已经喜欢上李熏然了。


凌远也说过,他们是命中注定。


试问人一生中能甘得到几次的命中注定?


誓词简单而誓言却无比深刻,戒指的样式仍旧是听了李熏然的意见,他说要尽可能简单与简约,如果只是一个圆环的话那就更好。


凌远当时打趣他,那我给你一个易拉罐的拉环就好了,是不是足够别致新颖?


哪里知道这小孩儿还认真思考了挺久,十分严肃地点点头,说着一句好。


凌远当时心窝都要疼了,不是那种痛苦的疼痛,宠爱一个人到极致,怕是心坎就会刺痛吧。


虽然没有拿易拉罐的拉环,也没有做成最简单的圆环,但款式的确极尽简单了,只是多了几颗碎钻闪着透明的光芒罢了。


李熏然一生中说过两次我愿意,一次是在教堂中无人的求婚,一次便是在这万众瞩目的宴会厅里,真真正正地命定余生。


韦天舒坐在台下装腔作势地拿着纸巾擦着眼泪,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我们医院的老大难问题终于解决了,凌远这个不省心的也终于交付出去了。


谭宗明和赵启平咬着耳朵,问他羡慕不羡慕。小赵医生有着淡定从容的忍耐力,侧脸睃了一眼这位笑容有些神秘的总裁,给他一个官方式的笑容,刻意挤兑他,淡然地吐出三个字。


——不羡慕。


谭先生气得一口牙都要给咬碎了。


宣读誓言,交换戒指,俱都完毕,证婚人十分有眼力价地溜下了台子,留下这对新人慢慢旖旎。


于是二人拥吻,如同每一次自然又缠绵的接吻,唇齿相依,耳鬓厮磨。


所有的灯光早已慢慢暗了下来,唯有高台上一支红烛还簇簇地燃烧着火焰,此时从宴会厅天花板的最角落开始,一盏一盏的明灯才缓缓释放亮光,沿着那条形似天梯的走道,连接成耀眼的星辰银河,通往至高点。


最后一抹暗色还留在台上,李熏然感受到凌远的气息就在耳边。


他的话音坚定而温柔,他的手臂温暖而有力。


凌远说:“我爱你。”


 


“爱之于你,不仅是肌肤之亲,一蔬一菜,更是一种不死的愿望,疲惫生活的英雄梦想。”


 


 


——完——








=======


至此,凌李三十天系列(同居、婚后)全线完结。


不会再有第三部啦,我是真的写不出来啦hhh


都是我一时兴起的无脑小甜饼,逻辑也好,剧情也罢都是乱七八糟的,不过能够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着实惊叹,感谢大家的厚爱,鞠躬。




因为这两篇文关注我的小伙伴想取关的可以取关啦~


谢谢这些日子你们的陪伴,小红心小蓝手还有评论我都有看的,爱你们(づ ̄3 ̄)づ╭❤~



评论

热度(3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