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楼诚】驯染(10)小阿诚的端午节

墨色琉璃:

是谁说大哥不能喝雄黄酒的→_→


(10)


明台觉得阿诚哥有点怪。


他咬着采芝斋的粽子糖哼着歌推门进了大哥的书房,大哥正在教阿诚哥写大字,抬头就骂:“多大了还这么没规矩,不知道先敲门吗!”


明台缩了缩脖子,刚要退出去,可他眼尖,就觉得阿诚哥的表情很奇怪。阿诚正举着毛笔对着宣纸要下笔,大哥在他身后,右手握着他握笔的手,左手在桌子后面看不到。这好像没什么不对,可是阿诚哥的脸却红成了一朵晚霞。


奇怪的事还有很多。


那天他又趁着午休时间偷跑到厨房找阿香做的红豆沙吃,路过大哥门口,听见里面阿诚哥的声音。他站住了,全家人都休息了,屋子里静得很,就是隔了一扇门也听的清。


他从未听阿诚哥发出过这种声音,很难描述,就像是……在哭,在啜泣,很痛苦的那种。明台把耳朵贴在门上听了听,试探着问:“阿诚哥,你没事吧?”


里面的声音戛然而止,过了一会儿,阿诚哥似乎有些慌乱的说:“没……我没事……”然后大哥气冲冲的吼:“滚滚滚!别打扰我们睡觉!”明台吐吐舌头,好吧他才不管,他要去吃一大碗红豆沙压压惊。


阿诚哥越来越奇怪了,还不到夏天,领口锁骨下就总能看到红痕,明台好奇的扯开看,是什么虫子咬的呢?阿诚连忙躲开,拢着领口说:“大概是这两天吃螃蟹过敏了。”明台乐了,他喜欢这个,剩下的螃蟹全是他的了。


吃饭的时候,看见大哥把最大的一只螃蟹往阿诚哥的碟子里夹,明台就急忙喊起来:“阿诚哥吃螃蟹过敏,这只是我的!”明镜和明楼一起看向明台:“过敏?”“是啊阿诚哥身……”


阿诚在桌子底下踹了他一脚,夹起螃蟹送到他碟子里:“想吃就说,什么过不过敏。”明台见了螃蟹就乐了,也没去听阿诚说什么,埋头大吃起来。


哼,阿诚哥吃鱼吃虾吃肉都过敏才好呢。


说话就到了端午节,明台喜欢端午节,因为端午节可以吃肉粽啊!蛋黄肉粽,叉烧肉粽,天哪,简直是天堂!


端午节学校放了一天假,明镜也特意没去公司,在家里和弟弟们一起过节。明台撒欢儿的跑来跑去,一会儿去闻闻大姐买来的雄黄酒,一会儿去给在门上挂艾叶的大哥捣捣乱,一会儿围着包粽子的阿诚哥和阿香打转,要不是粽子是生的,他非得咬两口不可。


明镜喊:“阿香,去买些排骨和鱼,明台要吃糖醋小排和清蒸鲈鱼。”阿香应一声站起身,在围裙上擦擦手,解下围裙往外走。明楼挂好了艾叶,洗了手,走过来看阿诚包粽子。


他坐在阿香的凳子上,看阿诚把绿油油的粽叶卷好,填上糯米和肉,再用彩绳系起来,看的出神。阿诚一边包着一边笑:“我可没有阿香包的好,有什么好看的。”


明楼说:“我又不是看粽子,我是看人,你比阿香好看。”阿诚斜了明楼一眼,脸有些红。明楼笑笑,捏起一片粽叶说:“你教我,我也来包。”说着伸到盆子里去抓糯米。阿诚也在抓米,手被明楼一并抓在手里揉捏。


阿诚挣了一下没挣开,明楼看着他笑,拇指在他手心画圈。阿诚怕被发现,又不敢挣得太厉害,又急又气,压低声音说:“哥,哥,别……明台要过来了!”明楼抬头看,明台果然咬着饼干朝这边走过来,眉头一皱,只好松手,阿诚赶紧收回手。


明台一无所知,笑嘻嘻的说:“大哥,大姐说今天我也可以喝一杯雄黄酒。”没想到明楼目露凶光瞪他一眼,恶狠狠的说:“小孩子喝什么酒!不准!”明台眉毛耷拉下来,带着哭腔跑到明镜跟前抱屈:“大姐,大哥不让我喝雄黄酒。”明镜连忙揽住他安慰:“别听他的,姐让你喝。”


吃饭的时候,果然每人都有份,阿诚和明台面前都有一小杯酒。明台开心的很,用舌头舔舔,还不错,喝上一口,辛辣的味道陡然窜进食道,辣的他吐着舌头用手扇风,嘴里叫着:“辣,辣死我了!”


大家都笑起来,明镜赶紧夹了一筷子菜塞进他嘴里,埋怨道:“叫你慢着点,急什么。”阿诚笑着低下头抿一口酒,除了逢年过节,他是不喝酒的,喝也是喝红酒,今天的雄黄酒是黄酒兑的,酒力终究大一些,他想着喝完一杯怕是要醉,就偷偷瞄一眼明楼,递个眼色,想让明楼替他喝些。


平日里明楼对他的心思总是一清二楚,今天不知怎么了,看也不看他,就算看到了也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阿诚无奈,只好慢慢的把酒喝完,红云爬上双颊,他神智还清楚,腿脚却有些软绵绵的。


大家都吃好了饭,明楼对阿香说:“你自己收拾吧,阿诚醉了,我扶他去休息。”阿香点头,手脚麻利的收拾碗碟,明镜带着明台回房休息,明楼便揽着阿诚回了房间。


一点肉渣,因为乐乎太神经,还是放微博


地址: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3976543427774893


或者搜索“银狐74174”即可,有空修改超链接

评论

热度(3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