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番外——散伙饭

全文BGM:一笑倾城

会考结束以后,川哀给老冯请假,说自己要回家睡一晚,老冯一脸若有所思的表情,上下打量川哀,把哀酱看毛了:“哥,我怎么了……”
“没啥,考试结束了,别太放松,还有期末考。”
川哀松了一口气,拿了假条,扭成麻花走出办公室。
谁他妈要回家,老子要去吃散伙饭!
川哀的文科成绩优秀,随随便便就能考很高的分数,但她非得选理科,为啥,她说,喝最烈的酒,艹最猛的人。
而许晨王明汉郑山顾力德,谢川哀亲密的哥们,全选了文科。会考完以后接着期末考,然后暑假川哀要上补习班,吃散伙饭的时间也就只有会考完那天晚上了,所以许晨跟谢川哀约好了,让她跟老冯一哭二闹三上吊,想办法出门。
晚自习之前的时间,学生们三三两两的坐在一起聊天,刚考完试的他们暂时不想学习,放纵一下又如何。
陈晓青的妈妈送来四人份的晚餐,让女儿宿舍里的朋友们都吃到。四个女孩把桌子清空,摆了一桌子丰盛的晚饭,谢川哀每道菜都尝了一点点:“晓青啊,要不是晚上要去吃散伙饭,我连菜汤都不给你剩下。”
“切,我还不知道你,见色忘义。”应朵说了实话。
川哀白眼对她:“滚。”
六点多,许晨来教室叫她:“走啦,哀酱。”
一条脱缰的哈士奇冲了出去。
许晨上半身穿着黑色工字背心,下半身迷彩裤,脖子上挂着皮绳穿的子弹壳,为了装逼,还蹬着一双马丁靴。他见川哀还是一身校服裙子,颇为差异:“你不换衣服?”
“没带啊,校服挺好的。”谢川哀整了整裙摆。
“赶紧走吧,大狼狗在楼底下等着呢。”
顾力德打扮的最洋气,郑山穿着中老年男人的衣服,脚上是一双人字拖,王明汉中规中矩,短袖配篮球裤运动鞋。谢川哀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校服,悄悄地吐了舌头。
那么,一个严肃的问题来了,谁带谢川哀?
其他三个人一致把谢川哀扔给王明汉,王明汉一脸无辜:“又是我?”
“上次买球衣的时候,哀酱脸都吓白了,你抄近道,我仨走外圈。”许晨发动摩托车,先行一步,郑山和顾力德也跟上去,就剩下一辆电动车和两个人在原地大眼瞪小眼。
王明汉接过哀酱的单肩包,放在车前的小框里,歪了车子:“上来吧,哀酱。”
车速慢慢的,穿梭在下班高峰的车流中,谢川哀哼着小曲:“笑与泪都分享,不管情节多跌宕,我们不散场~”
“咱今晚去通宵唱歌。”
“好!”
他们去回民小区吃烤串,那仨飙车的已经吃上了,王明汉和谢川哀才到。
本来许晨给谢川哀准备了冰镇的饮料,结果川哀不按常理出牌:“老板,再给17桌来杯扎啤。”
夏日的济南,烤串摊子最是火热,伙计麻利的端上来扎啤,谢川哀想喝一口解解暑气,被郑山拦住了:“矬子,你别喝。”
“相遇就是缘分,咱哥几个能处成这样那绝对是缘分中的缘分,你说是不是这个理?”许晨端起酒杯,开始讲话:“虽然力德后来才到17班,但真的是一见如故,仿佛上辈子就是兄弟。今天痛痛快快的吃,不提离别,来,干杯。”
一直不怎么说话的顾力德举起酒杯:“生死好老八。”
“干杯!”
五只玻璃杯清脆的碰在一起,激起的泡沫相互融合,注定了一辈子的兄弟情义无法分割。
川哀拿了个马扎放在桌子下面,把大家的包放在马扎上,放飞自我开始吃。
她是个懒人,觉得羊肉咬不烂,又招呼老板:“老板,17桌来俩腰子!”
“你个矬子又没啥事,补啥肾啊?”郑山特别爱跟谢川哀抬杠,逮住机会就得?说两句,可谢川哀不是一般女孩子啊:“每天复习到深夜,感觉肾虚,当然需要补补啦。人都说公狗腰马达臀,狼狗,你也得补。”她把剩下那个肾脏递给郑山。
郑山接过腰子,用另一只手摁住谢川哀的额头:“矬子,你太猖了,不收拾你你不知道啥是你祖宗了,是吧?”
哀酱的那个小短胳膊是够不到郑山的身体,她就像个小螃蟹,挥动手,试图挣脱郑山的大手。
看着差不多了,郑山松手了,谢川哀整理自己从来没服帖过的刘海:“狼狗你欺负人!”
“欺负的就是你!矬子!”
恰好当天晚上有中超的直播,几个男的专注于比赛,谢川哀在那里一刻不停的撸串,王明汉拍她肩膀:“哀酱你不看?”
“上高中住校后没法看直播,也就不看了。你们看你们的,不用管我。”
中场休息,男生们边吃边评论上半场的战况,谢川哀不小心,一块肉掉到裙子上,她站起来甩掉那块肉,顺手端起来酒杯:“哥几个站起来,咱走一个!”
“干杯!”
有人拍了拍谢川哀的肩膀,川哀顺势回头,手里的杯子差点摔了——不是别人,正是面无表情的老冯同志。
没等许晨解释什么,谢川哀举起酒杯,对着老冯来了一句:“干了这杯酒!”
许晨扶着额头,其他几个人忍不住的叹气——哀酱没救了。
老冯倒是很淡定,拿了一个马扎坐下来,顾力德递过来一把刚烤好的羊肉串:“老师,您吃。”
脑回路与常人不一致的谢川哀,这时候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说的啥,再开口,话都说不利索了:“哥……我……我……吃完……饭……就……回家……”
“我知道你们哥几个感情好,分班后再难见面,所以得找机会吃个散伙饭,只是没想到,在这里碰见了。”老冯指了指隔了几桌的地方,谢川哀看过去,然后吐了——前任年级主任老燕,现任年级主任老卢,还有舒大头。
王明汉问道:“哥,你这是出来聚餐?”
“嗯,监考完了,就出来吃个饭。我回去吃,不耽误你们哥几个叙旧。哦对了,早上必须得看见你们几个,要不然我打断你们的腿。”老冯同志下了最高指示。
待老冯回到自己原来的座位,谢川哀松了一口气:“我说今天他看我眼神那么怪异呢,原来是这样啊。”
“咱哀酱就是厉害,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王明汉特别佩服谢川哀那种不要脸的精神。
看着大家吃的差不多了,许晨打开手机订了家ktv,召唤大家转移阵地。
都喝了酒,飙车三人组的速度慢了下来,但依然比谢川哀王明汉的速度快。
在路口处等红灯的时候,许晨忍不住吐槽:“王明汉,你还能再慢点吗?哀酱跑都比你快。”
住校单身狗的谢川哀,到这个点,已经睁不开眼了,对于许晨的吐槽,她无力反驳,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抓住车座:“困死老子了!”
到了ktv,谢川哀躺在一边,没一会就开始打呼噜,许晨他们起初还顾及谢川哀在睡觉,唱歌的声音小了些,眼见她豪迈的呼噜声越来越响,歌声也就放开了。
快天亮的时候,就剩下许晨一个人还在自娱自乐,在包间里开个人演唱会,其他人都睡成什么样的都有,许晨拿手机挨个拍照,留下证据,才叫醒他们。
全程安睡的谢川哀很快就活力四射的醒过来,郑山靠在顾力德肩上,说话的声音有气无力:“沃日,谢川哀你厉害,呼噜声比雷都响。”
顾力德推开郑山的头:“哀酱是真厉害,这么大的动静都不带醒的,这才是睡神。”
“别拍我马屁了,抓紧走,我觉得今早上的早自习,老冯要收拾咱几个。”
昨晚睡觉之前,谢川哀给宿舍里的妹子们发短信,统计下女生宿舍那边要捎饭的有多少,还有男生那边要捎饭的,好嘛,一共22个肉夹馍。
所以谢川哀把一百多块钱拍到老板面前,特别豪气的说:“我要22个肉夹馍,加辣椒加鸡蛋。”
老板一脸懵逼的靠着这个女学生,再看她身后那几个明显不是善茬的男生,哆哆嗦嗦的接过:“好……我尽快……”
男生们的动作整齐划一——趴在车把上睡觉。
半个多小时过后,22个肉夹馍做好了,谢川哀挨个叫醒睡着的男孩子们,催促他们快点赶去学校。
门口站着一个熟悉的人,前年级主任老燕,他一脸无奈的看着这几个男女,最精神的谢川哀一身浓烈的酒气,手上拎着一大袋子肉夹馍,那几个男生明显熬了夜,又抽又喝的,不是直属的学生了,再加上深知这几个孩子本性不坏,老燕摆摆手,放走了他们。
一看到他们几个来了,订饭的都过来取饭,谢川哀把这个活甩给陈晓青,然后从柜子里拿出哥几个扔在她这的校服还有酒店的洗漱用品:“都洗洗吧,身上味太大了。”
“谢啦哀酱。”专车司机王明汉对谢川哀的体贴表示感谢,哀酱笑着催促他们赶紧去厕所。
没一会,简单洗漱过的他们看起来精神多了,吃过饭买来的肉夹馍,抓紧趴在桌子上补觉。
谢川哀依旧每天早上背单词,直到早自习的铃声响起,老冯卡着点来到教室,破天荒的带着书来:“今天不听英语听力,那个,文科的同学看自己的书,理科生,把课本拿出来,我们接着讲生物技术。许晨,顾力德,王明汉,郑山,你们四个不要睡了。”
被吵醒的许晨一只手撑着脑袋,另一只手拍了谢川哀的后脑勺:“你丫以后闭嘴。”
“怪我喽!”
平时话不怎么多的老冯,讲完了题,还不停的讲人生大道理,许晨一直在吐槽,谢川哀想笑但不敢笑,下课铃声响起,谢川哀趴在桌子上盒盒盒盒盒盒的笑个不停。
老冯一直在注意这哥几个的动作,被他们之间的情义所感动,可以纵容,但不能太放肆。
“行了,回宿舍睡觉去吧,哀酱,不能落下学习,你们几个体育生艺术生别放松自己的专业。”
“谢谢哥~”
“拉倒吧,谁知道背后你怎么骂我呢!”老冯傲娇起来也是很可爱的。
谢川哀正色道:“他们是我一辈子的哥儿们,你永远都是我们的好老师。”
突然正式起来,老冯有点不自在,他故作清嗓子:“行啦,赶紧去吧。”
“是!”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