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神奇的上海

最近,仁和医院热闹了起来——胸外科来了一位新的住院总杜见锋,长得和胸外科头牌庄恕特别像,简直就是失散多年的亲兄弟。

要区分他们也很好区分,私下里满嘴老子他娘的,是杜见锋,身边跟着一个皮肤黝黑的刑警的,是庄恕。

自从庄恕让季白拐跑了以后,仁和医院的单身男女们心都要碎了,杜见锋来了,治愈了他们,大家各种暗戳戳的去接近,去套话,最终让老护士长诈出实话来了——杜见锋快四十了还是个处男!

庄恕已经见过了季白的家人,趁着养父方步亭有时间,庄恕请他来中国一趟,方步亭知道这次来是双方家长见个面,准备好礼物,还说要带弟弟来。

庄恕被领养的时候,方步亭已经有了两个儿子,方孟敖和方孟韦,方步亭的太太十分喜欢庄恕,就让他随了自己的姓,方太太开玩笑:“以后你们爷仨欺负我,他跟我一伙的。”可惜后来方太太因病去世,让庄恕难受了很长时间。

方孟敖当了飞行员,也结了婚,这次没时间跟父亲来,倒是刚上大学的方孟韦听说要去见家长,央求父亲也带他去,方步亭慈祥的笑:“你庄恕哥也是这么想的。”

虽说方步亭在美国定居多年,仍然觉得自己是中国人,在家里也要求兄弟三个人说中文,所以当父子二人到了上海,方孟韦很快适应了中文的环境,他问方步亭:“父亲,要不要给大哥打电话?”

方步亭摁住了方孟韦的手:“不,你大哥指不定在抢救谁呢,别打扰他,我们打车过去就好。”

仁和医院依然是人来人往,父子二人坐在大厅里,方孟韦看着专家墙上的照片:“父亲,大哥看起来很厉害。”

“你大哥的男朋友更厉害,当时视频聊天的时候你去上学了,没有见到,说起来,你俩还挺像的。”

“要不要去找大哥?”方孟韦话还没说完,有一个精瘦的男人拎着另一个卷毛的男人走进大厅,卷毛男人手臂上裹着衣服和纱布,但血迹清晰可见,方孟韦忍不住吸了口气。

卷毛男人哀求道:“三哥,好人做到底,别告诉凌远。”

“算我倒霉,认识你这么个表弟。”

方步亭走上前:“季白。”

季白认出了这个老人是庄恕的养父:“伯父,你好。”

“叔叔,你好。”卷毛男人脸色苍白,仍扯出礼貌的笑容。

“伯父,我陪你去找庄恕?”季白问道。

“那怎么行,这个小兄弟还受着伤呢。”方步亭不放心这个跟小儿子有几分相似的年轻男人,方孟韦自告奋勇:“我来陪他,父亲,你和季白哥去找大哥吧。”

“也行,哎,记住,以后叫三哥。”季白和方步亭一起走入电梯间。

见季白离开了,卷毛男人话多了起来:“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李熏然,刑警队的副队长。刚才那人是我表哥,季白,他是正队长。”

护士领着两个人进了急诊的缝合室,方孟韦一下子不太习惯这么热情的问候:“我是方孟韦,来陪父亲来见我大哥对象的家人。”
一个男人骂骂咧咧的掀起塑料帘子:“他娘的,让老子来急诊教见习生缝合。”

“呦,李副队,是你啊。”杜见锋瞬间收敛了,李熏然翻了白眼:“你会缝吗?老处男。”

“老子是没谈过恋爱,那是因为把时间都奉献给了伟大的医学事业。”嘴上这么说,杜见锋手上的活没停下来,穿针,打结,缝的仔细又认真。

方孟韦记得这是别人托付的事:“杜医生,熏然哥的伤口没事吧?”

“没事,这几天别吃刺激性的食物,三天换一回药,一周以后来拆线。”跟不太熟的人,杜见锋说话很注意,他把医疗卡给方孟韦:“这还得消毒,你先去药房取药吧。”

“熏然哥你自己先注意点,我去拿药。”

“那小伙子挺好看的。”杜见锋一脸思春的样子,李熏然开玩笑:“庄恕父亲的小儿子,你直接打俩boss啊。”

“中医科那个姓蔺的都能搞定红三代萧家老七,老子不信了。熏然啊,你在仁和的治疗我跟凌远保密,你给老子透点底呗。”杜见锋笑的谄媚。

李熏然唾弃道:“我真是头一次见,你为啥不问庄恕去?”

“你说的是。哎。杨羽,剩下的事你来解决。”杜见锋把最后的消毒扔给了护士,自己一路火花带闪电的去胸外科办公室。

他敲门,庄恕让他进来,方步亭坐在主位上,庄恕和季白坐在下首,庄恕问杜见锋:“小杜,怎么了?”

“老……三哥的老弟缝好了,我过来给庄老师说一声。”

“谢谢你了,小杜,我表弟总是这样,还不敢让他男朋友知道。”季白这话透着一股当家主母的气势,让杜见锋又怂了。

晚上,双方家长进行了亲切的面谈,对彼此的条件都很满意,一顿饭吃的宾主尽欢。

季白的父亲邀请方步亭去私人庄园玩,还说带上方孟韦,方孟韦不太喜欢和长辈们待在一起,推脱自己还有朋友要见。

李熏然一听方孟韦有时间,趁着自己休病假,叫着他去撸串,说是让美帝的友人尝尝大中国的美食。

方孟韦劝他还没拆线不要吃了,李熏然不听:“世间唯有美食和爱不可辜负。”

被塞了一口小龙虾之后,方孟韦爱上了它,一口龙虾一口羊肉串,吃的是不亦乐乎。

后果就是,李熏然被第一医院院长兼男友凌远同志发现化脓,被禁足在家,伤口不好不能出门,方孟韦上火,口腔溃疡,说不出话也咽不下饭。

他去仁和医院看病,不知道挂哪个科,恰好杜见锋经过:“小方啊,有事吗?”

方孟韦挣扎着说话,最后还是放弃了,在手机上打字:“吃小龙虾上火了,嗓子疼,说不出话来。”

“来,张嘴,让我看看。”杜见锋一本正经的捏住方孟韦的下巴,用小手电查看情况:“没啥大事,就是上火了,我给你开点药。”
刚跟自家恋人告别的蔺晨拐进电梯,发现老处男在和别人做很亲密的动作,他立刻拍了下来,发到微信群里。

蔺晨:【图片】老处男脱处了!

李熏然:震惊!大庭广众之下医生如此……

杜见锋:你大爷的!我就是给他看看病!一会的功夫你就八卦了。

很快,老处男杜见锋看上了庄恕弟弟的事传遍了仁和医院。

院长扬帆同志调查了一番,发现方孟韦家只是从事金融工作的美籍华人,松了口气,终于不是红三代了。

不对,季白算是方孟韦的亲戚。

还是有背景的g♂ay。

今天的扬帆院长还是心塞塞的,手底下的医生就没一个直男吗?!

方孟韦上火的事还是被方步亭知道了,他埋怨道:“熏然不能吃发物,你不知道吗?”

“父亲,我错了。”

杜见锋加了他微信,隔两三天就问他恢复的怎么样,方孟韦很感谢他提供的代茶饮,辅助治疗很有帮助。

他在食堂里咧开嘴:“方孟韦说谢谢我的代茶饮。”

坐在他对面的蔺晨忍无可忍:“我给你提供的方子好吗?喜欢就上啊,别磨叽。”

“我们才认识几天啊,他会不会觉得老子很轻浮,他确实很好看,但老子喜欢的是他那股认真负责的劲,怎么办?”

蔺晨想了想:“李熏然和他比较熟,让熏然找个理由组织个局,你先接触下再说,万一人家喜欢女生呢。”

“你说的对。我这就去找李熏然。”杜见锋抓过蔺晨手里的包子就跑。

“我的包子!”

对于杜见锋的终身大事,这些朋友们都很关心,先前凌远介绍过第一医院的男科二把手马秀芹,好好的相亲被杜见锋搞成了学术讨论会,俩人还联手发了文章,让凌远哭笑不得。

李熏然以给方孟韦送行,让凌远找了家私房菜。

方孟韦是不太好意思的,凌远安慰他:“熏然爱吃,你不用内疚了,再说了,他的另一半是医生,他放心大胆的吃,我来给他治。”

“就是,找个医生多好。”李熏然一脸骄傲。

杜见锋听这话,下意识的看向方孟韦,发现方孟韦也在看他,他立刻不自然的摆头,轻咳来掩饰尴尬。

李熏然和凌远交换了眼神,蔺晨眉飞色舞,被萧家老七掐了大腿,来晚了的季白和庄恕一进门就看到精彩纷呈的眼戏,季白打招呼:“不好意思,庄恕有手术,来晚了。”

方孟韦上前跟自己大哥拥抱:“大哥,我快回去了,你要保重。”

季白打心眼里喜欢这个乖巧懂事的弟弟:“你大哥够重的了。”

“啊?”方孟韦没反应过来,却被大哥和季白秀了一脸恩爱。

方步亭略有点高血压,方孟韦见到了中医的神奇,向蔺晨要了几个代茶饮的方子。

一顿饭吃的很开心,可是杜见锋话少的可怜,其他人都是一脸恨铁不成钢。

庄恕不太了解方孟韦的情感,但杜见锋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人品还是信得过,他大手一挥,自己以手术脱不开身为理由,让杜见锋开车去送方步亭方孟韦。

候机大厅,方步亭问方孟韦:“这次来玩,开心吗?”

“很开心,父亲,季白哥的家人很亲切,我还认识了一些朋友,熏然哥哥他家的院长男朋友,蔺晨,还有来送我们的小杜。”

被点到名的杜见锋下意识的坐直身子:“怎么了,孟韦。”

“没事,小杜,我让孟韦说说他的感受,你要不先走,剩下的事交给孟韦去办就行。”方步亭这几天见到了医生的工作强度,很心疼他们,见杜见锋的黑眼圈,更是想让他早点回去休息下。

“没事的,伯父,都习惯了,再说了,不把您和孟韦安全的送上飞机,我回去不得被庄老师骂死啊。那个,伯父,代茶饮不够了你跟孟韦说,孟韦有我的联系方式,在国内抓药总是方便快捷。”天知道杜见锋憋着不说脏话有多难受。

“提前谢谢见锋哥了。”

领了登机牌,进了安检,杜见锋带着一脸的懊恼离开,他连一句试探的话都不敢说。

突然,手机震动了。

是方孟韦发来的微信:我不讨厌你的追求。

宛若晴天霹雳,砸的杜见锋在机场哈哈大笑。

当天,网络上疯传这样一篇文章:震惊!医生机场抽风为哪般?

次日,卫生局给各大医院下发通知:关于改善一线大夫的心理问题

番外

知道小儿子和杜见锋在一起的消息,方步亭心里很郁闷,他通过各种渠道打听了杜见锋的为人,知道这也是个好孩子,他就是郁闷——三个儿子全都搞基。

扬帆院长更是郁闷:手底下还有几个直男。我作为院长,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真.end

评论(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