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靓蕾Jinglei

娃娃的新衣

【誉靖】国色[第六十五章](ABO向,剧情变动)

o0雨小楼0o:

【六十五】宁国侯府决生死(4)


 


不得不说,当刺客冲进宴客厅的瞬间,众人的反应是很有趣的。


 


萧景琰在众人难以察觉的瞬间侧了侧身子,一直站在他身后的列战英向前一冲,两人恰好将未带任何随从的萧景桓挡在身后。而飞流本就坐在梅长苏身边,见此情形,立刻将食物丢掉伸手就拦在梅长苏身前。


另一侧,萧景睿和言豫津在刺客进门时就已将后背交给对方,因无佩剑只能挥拳而已。


反观台上,萧景宣满头冷汗向后一步缩了回去。


而谢玉本人,显然还没有从刚刚的突发状况中醒过味儿来。


就算方才的信号没有收到,现在刺客的人数,是否也太多了一点?


他宁国侯怎会安排刺客来刺杀自己呢?!还有太子!


 


“当谢玉的刺客冲进宴客厅时,会有另一波刺客从另一侧出现,”梅长苏说着,瘦长的手指在宁国侯府图纸上比划着。“这一波人要刺杀的对象,是主台上的太子和谢玉。”


“刺杀当朝太子?”萧景琰想着,忽然笑了。“打着谢玉的旗号?”


梅长苏笑着点了点头:“不过我们不会真的杀了他,只需要伤了他。”


 “之后,”萧景桓笑着放下茶杯。“只需要一点破绽和来自萧家血脉中固有的多疑……”


放下手里斟茶的茶壶,梅长苏意味深长地一笑。


“这就够了。”


 


巡防营的官兵腰牌出现在刺客身体上时,谢玉是崩溃的。


但一切已经来不及他解释什么了,萧景宣虽什么都没说只是扶着手臂上的伤口皱了皱眉,却已足够。


方才谢玉从刺客手里救下他的恩情顷刻就变了味。


这时,梅长苏轻笑着拍了拍身上蹭到的灰,在一旁飞流端来的矮凳上端坐,仿佛刚才的刺杀不过是一场表演而已。


“苏某不才,却也是认得这腰牌的,侯爷不打算解释一下吗?”


谢玉此时只觉如有光芒直照心底,方才发生的一切都找到了答案。


 


“是你!!!梅长苏!!!!”


 


“谢玉发现这一切是小殊所为,会怎样?”萧景琰眼中满是担心。


萧景桓立身站在一旁。“谢玉此人,睚眦必报。”


“就是要让他如此才好。”梅长苏见黎纲端药入内,心知这便是蔺晨所定的时间了,恰好要商议的事已毕,便乖乖端碗喝了药。          


“余下的,便要看蔺晨了。”


 


果不其然谢玉一举一动皆被梅长苏料中,既然掩盖不过,就只有让死人不再开口说话。


巡防营的强弩一直未见,少顷,就见一护卫打扮的人行至谢侯爷身边,眼中是说不出的差异和惊慌。


“慌什么!?”谢玉此刻正憋了一肚子火,再看一眼身边早已神色不佳的萧景宣,心中一顿,并未附耳过去,而是大声命令下去。


“说!”


“回侯爷的话,巡防营所有强弩弓弦,皆被贼人挑断。”


“什么?!”


 


此时,却见一直不曾言语的飞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伸手指着一旁的房檐。


“贼人!贼人!”


众人抬头看去,却见那被喊作贼人的竟是一青衣男子,虽未着深色,衣料却是极好。


那男子眼见飞流如此,不过笑骂一声小没良心的,转身再看向卓鼎风,笑得更是俊朗好看。


“卓大哥,许久不见。”


 


而几乎被众人忽略了的卓鼎风,更是瞠目结舌。


“蔺……蔺晨!?”



【誉靖】国色[第六十四章](ABO向,剧情变动)

o0雨小楼0o:

【六十四】宁国侯府决生死(3)


 


当看到萧景琰并太子一同出现在门口时,谢玉面上带着恭维的笑,心中却是惊涛骇浪。


看来他的计策要变了。


 


“以谢玉的心狠手辣来看,怕是要走极端,”头一日夜里,萧景桓分析完,有些担忧地看着梅长苏。“我们去了,谁知会不会是自投罗网呢?”


梅长苏喝了口茶,回头看向誉王:“无妨,届时景琰会带一个人来,让他措手不及。”


 


的确是措手不及的,谢玉原本在酒席之上安排的刺杀只能作罢。


但宁国侯不愧是领过千军万马见过大世面的,见原本周密计划失败,不动声色正了正头顶的发冠,躲在暗处的暗卫侧身退下,准备依指令撤销行动。


不想不过一个转身而已,他再也没有机会说出一个字,一把极为锋利的匕首割破了他的喉咙,鲜血飞出的瞬间,刺杀的少年转身一闪,眼中说不出的鄙视。


“真脏!”


 


“他的布置是刺杀我和景琰,连同萧景睿这个好日子的正主子?”萧景桓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就算景睿不是他儿子,好歹养了这么多年,居然说杀就杀了。


对面那人白了他一眼,似乎是在鄙视他毫无用处的怜悯和打了折扣的智商。


“不过我会让他为此付出代价,”梅长苏说着,又为自己斟茶一杯,轻抿一口方才笑着看向窗外。“刺杀,必须继续下去。”


“继续?”


“对,”梅长苏尽量隐藏着眼中的疼痛。“只有这样……才能扒下他最后一层皮。”


 


酒宴之上,谢玉已打算不再明面刺杀两位皇子,看向萧景睿的眼神也有了几日来难得的温情。


夏冬和卓鼎风的比武让人眼花缭乱,不想,一场比完,却见萧景琰一笑,看似兴致极高站起身来。


“卓庄主武功出神入化,若是不嫌本王倒想讨教一二。”


说罢,未等卓鼎风开口婉拒,萧景琰立刻俯身就是一招直攻过来。


卓鼎风心中纳罕,他想不出萧景琰此时如此行事是为哪出,但人已出招不得不接。原本认为萧景琰不过普通习武皇子而已,招式上平淡无奇,却不想此人几岁起会拿碗筷便会拿刀,会骑马便上战场,虽年过而立却是真正的久经沙场历练无数。


那是和作为大内捕快的夏冬全然不同的招式,战场上用生命和鲜血积累的招式让卓鼎风处处遇困,眼看就要招架不住。


就在众人看得紧张兴奋手心冒汗之时,萧景桓冷不丁一眼瞄向谢玉。


“谢侯爷。”


这冷不丁一声在打斗叫好声中极为刺耳,谢玉猛地一惊,手中的酒杯当即落地。


不过眨眼间,四下早已埋伏好的刺客一冲而入。


 


“小殊,一旦刺客入内便是刀枪无眼,我不放心。”萧景琰对于把梅长苏至于险地的不满是显而易见的。


“无妨的,有飞流在。”梅长苏拨了拨火盆中的炭火,笑的欢乐,转眼间笑容落下却又满眼哀痛。


“哼,”蔺晨一旁放下手中医书白眼不断。“你们去吃香喝辣兼看戏,我却只能去干些偷鸡的事,实在不划算。”


“谢玉……”梅长苏慢条斯理念着这个名字,眼中却是极为冷漠的淡然。“既然谢侯爷为我们备好了大餐的料,我们就要借他的料,帮他把大餐做好,还要烈火烹。”


 


“想停下?可没那么容易。”


————————————————————————


本来要给列小哥发小飞流福利,结果居然一章还没刷完侯爷府的副本,伐开森_(:зゝ∠)_

【誉靖】国色[第六十三章](ABO向,剧情变动)

o0雨小楼0o:

【六十三】宁国侯府决生死(2)


 


对于一个家宴出现两个皇子这档事,谢弼并非初见,自然得心应手。


 


但对于这一切,莅阳听后却愣了半晌,最终什么都没说。


谢玉暗地里动作不停,调回了一切能调动的兵力。


萧景琰听罢不过一笑置之,回府就召集府中将士开了个小会,而后便顺着密道摸去了苏宅。


最近梅长苏因为另一件事有些不开心。


 


小飞流有事瞒着他。


 


对于飞流,梅长苏的感情是极为特殊的。虽然那孩子是蔺晨捡回来的,却自打捡回来便和他特别的亲厚。而他心中,亦是把飞流当自家亲弟弟一般疼爱宠溺。


但最近这小孩总是有事没事不见人,虽说多半都是在蔺晨在苏宅的时候,他没有什么安全危险,但这种事一次两次三四次,总归还是不正常的。


他问了身边所有可以问的人,黎刚压根就没注意到此事,蔺晨懒得去管他,萧景琰除了偶尔看到飞流来王府摘花其实和他也没啥交集,最后甄平表示,宗主您一句话的事,我去跟踪不就完了。


“算了吧,”梅长苏皱着眉头喝苦茶。


小孩自己不说,他们一群大人去跟踪别人成什么体统。


其实梅长苏只是没注意到一旁早已冷汗湿了一后背的列将军,否则,他还能早点知答案。


 


不过现在已经没人在意飞流的偶尔消失了,毕竟正事就要开始了。


 


萧景宣此人除了争皇位和捞金子还有一大爱好,那就是吃喝。


所以,当萧景琰在进宫请安后出来偶遇他并看似顺口邀约他正午去某个很不错的酒楼吃点招牌菜时,他是没有拒绝的。


对萧景琰,这位当朝太子是没有什么敌意的,毕竟萧景琰除了军队里有点影响力,其他还真没啥能让他觉得危险的。至于最近和那个萧景桓走得近了点嘛,似乎也没见他帮到那个目无兄长的混蛋什么。


且要是能将他们二人的关系搞好,似乎也是不错的选择。


正马车里胡思乱想着,就闻车外勒马声。


 


“二哥,到了。”


 


“飞流……不是说了不要偷偷跑来吗?”


列战英从一开始回到住处被飞流吓得拔剑差点就砍出去,到现在眉毛都不皱一下了。


“烤肉!”


叹了口气,战英觉得自己最近遇见这孩子后叹的气简直赶得上往日里一年份的。


“飞流,马肉不是说有就有的……”看到这孩子闪着星星眼的样子,战英心中还是不忍,故而又在话语间改了口。“这样,等过了今夜,我帮你烤可好?”


“明天,就有?”飞流听罢眼中本已熄灭的希望之光顷刻重燃。


“嗯!”战英认真点了点头,却不想下一秒被抱住亲了一口。


“你!最好!”飞流说罢,冲出窗户飞身而去,根本没注意到列战英的面红耳赤。


结果自己最后还是连匹死马都比不上……


战英这么想着又想叹气了。


 


酒楼雅间内,两位皇子唤来掌柜点好了酒菜,萧景琰又叫了壶茶来。


“难得七弟这般亲厚一次,”萧景宣此时心思全在稍后的酒席上,对于萧景琰这个从不喝茶一喝茶就是为了凝神这事更是不知。“本宫今夜设宴,可莫要推辞才好。”


萧景琰沉声一笑,滚烫的茶水顺入喉中,只觉嗓子跟着一阵热烫进到胃中,方觉舒坦。


“二哥邀请,景琰自是无妨,只是今夜怕是不行。”


“哦?”萧景宣一愣,忙打趣着追问下去。“难不成何处佳人有约?”


“佳人倒不是,只是宁国侯长公子萧景睿今日生辰,侯爷下了帖子请了,自然还是要赴约的,”萧景琰言到此,似乎很是惊讶。“侯爷亦请了五哥,怎的二哥竟没有请柬送来?想必是侯府下人疏漏了。”


 


而此时的太子再也听不进靖王的话,他脑中只有一句话在反复周旋。


谢玉,竟然宴请萧景桓!


————————————————


好啦,这回小伙伴们要合起伙来刷侯府副本啦~~~泥萌期待吗??!!